長榮航空勞資協商昨(20日)破局後,隨宣布當天下午4點即刻罷工,在宣告罷工到進行罷工之間僅短短2個小時引發爭議,各大旅行業者更為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忙得焦頭爛額,不僅要對外為消費者發出應對聲明,對內也為臨時調派替代航班事宜而「全體總動員」,許多業者都驚呼這是經歷過最不給緩衝時間的罷工事件,也成為消費者之外的一大受害者。

這次罷工事件使旅遊業界、旅客皆因措手不及而怨聲載道。全台最大上市櫃旅行業社雄獅旅遊發言人游國珍表示,罷工是勞工的權利,但航空運輸業屬於較特殊的產業,例如若是製造業罷工,影響的是僅是生產線停擺,但航空業的罷工直接影響包含航空業者、旅遊業者和消費者等廣大的3方族群都受害,影響的不只是觀光遊玩的旅客,對許多有重要工作、合約在身的商務旅客更具殺傷力,還有滯留海外所衍生的問題,尤其國際航線涉及的影響更深。

游國珍也指出,台灣政府應參考國外法律,在法規上制定航空運輸業明確的罷工預告期,旅行業者需要時間做航班調度、通知旅客,旅客的苛責也能相對減少。像這次長榮航空工會罷工只有2小時緩衝,許多遊客都已在機場或往機場的路上,旅行業者更是「根本來不及做準備、雞飛狗跳」,雄獅緊急動員所有人力來處理後續事宜,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未必能做得盡善盡美,只能以盡力讓旅客的傷害降到最低為準則。

全球的航空公司罷工事件層出不窮,但大部分國家的國際航空公司罷工都有約2至14天的預告期,美國更立下「鐵路勞動法」,規範鐵路與航空勞資糾紛,在幾度調解、仲裁後仍無法解決後,還得經過30天才可罷工,相較之下,長榮航空工會這次可說是突擊般的罷工。

(中時 )

#罷工 #航空 #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