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全文截圖。(翻攝畫面)
投書全文截圖。(翻攝畫面)
投書文中提到受困滯留貓咪,目前以順利轉機。(翻攝畫面)
投書文中提到受困滯留貓咪,目前以順利轉機。(翻攝畫面)

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進入第5天,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4日前往總統府向蔡英文總統陳情。對此,一名長榮地勤也投書到總統府表達心聲,內文中提到,請總統能夠了解,支持「合理」的罷工,我們期待的是勞資雙方和平的談判。而且力挺公司,但不是資方奴、資方狗。

一名長榮地勤人員針對這次的空服員罷工事件,嚴重影響到了長榮上下全體勞工與旅客的權益,有感而發的投書總統府,內文如下:

總統您好

我是一名長榮地勤,敝公司的空服罷工已經嚴重影響到了長榮上下全體勞工與旅客的權益。身為一名生長在台灣民主社會下的台灣人民,我充分了解我們要尊重每種自由,身為一名兢兢業業的勞工,我完全支持為追求正義的罷工。但為什麼我執筆寫下這封信?因為我希望,您能了解現在的問題不只是勞資對立,還是勞勞對立。為什麼這麼多同是長榮的勞工不相挺?我懇請您了解,那是因為我們支持「合理」的罷工,我們期待的是勞資雙方和平的談判。

這次空服罷工提出的訴求真的合理嗎?是每一個地勤、內勤心中巨大的問號!被工會蠻橫打斷的協商,跳針似的口號,是灑在我們傷口上的鹽,甚至工會一度完全霸佔公司的大門,導致了原本可以執勤的空服無法出門,只能取消更多的航班。

您知道嗎?昨天有一隻隨著主人轉機的貓咪,因為苦無航班只能滯留台北。人尚且能到旅館休息,但貓咪沒有入境許可,三天只能待在籠內,甚至因為害怕,這三天都沒有上廁所(最後同仁自發買貓砂,幸好貓咪有排泄),您家中也有貓,想必到感同身受主人的焦心,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小小故事而已。

您知道嗎?勞動部長、台北勞工局長只前往探視罷工空服,因為那邊記者比較多嗎?甚至發表十分不中立的言論,讓我們內心不只一次地問自己,會吵的才是勞工嗎?

您知道嗎?工會一再「呼籲」公司要發獎金給罷工期間努力工作的地勤,公司沒有承諾給我們什麼,我們也不期待什麼,但這幾天上班的報到率卻其高無比,我們沒有未知的津貼,甚至可能因為公司營收不佳,年終泡湯,但為什麼我們還願意力挺公司,不只是為了無辜的旅客,更是我們有職業道德的操守,卻再被攻擊:你們也有可以罷工啊!你是資方奴、資方狗。我只能說,如果我是資方,我就不用這麼辛苦工作了吧!

您知道嗎?公司這幾年的年終優於華航,也有逐年加薪,為什麼工會只會巴著不同計算方式的日支費,當作第一訴求,而且禁搭便車。不說他們只比「看似」比較差的津貼條件,光說他們禁搭便車這件事好了,工會自比香港反送中運動,但走上街頭的香港人民,也要求禁搭便車嗎?如果工會的真諦是追求勞工正義,這真的是正義嗎?

您知道嗎?我甚至有聽到工會會員以團結為名在霸凌其他不願參與的空服員,這是憲法保障每個人自由的國度該發生的事情嗎?

看到新聞報導,一開始大力疾呼政府不可干擾的工會說,要到總統府向您陳情,一如開頭,我絕對尊重他們的自由,但懇切請您要思考,勞工團體以罷工為手段時,他們所爭取的「訴求」是否合理,還有,「協商」二字的意思在「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中的定義是指「共同商量」,但工會給我的感受卻是不得商量,到底是誰在唯一一次的協商直播中啞口無言,並強行終止?

再次重申,我不支持本次罷工,不是因為我奴性堅強,而是我無法接受工會的訴求,質疑訴求的內容。最後,請您至少保持中立客觀的態度對待我們,也還給我們堅持守在工作崗位上的勞工們尊嚴與自由。

感謝不論是誰的撥冗閱讀。

該名地勤人員也表示,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與意見,現在每天忙著與同事排班輪值協助旅客,不希望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與責任的地勤人員被貼上「資方奴、資方狗」的標籤,畢竟此言論不可代表全體長榮意見。

(中時 )

#長榮 #罷工 #地勤 #投書 #總統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