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航6月3日因癌症惡化辭世,他人生最後10年生活、工作焦孟不離的遺孀Judy至今講到他仍忍不住傷心哽咽,「我現在的心很空,很孤單,心裡好像少了 一塊肉」。不過她說很謝謝「爸爸」留給她最大的財富與資產,就是有這麼多好朋友,這是兩人這幾年一起經營的,「不然怎麼會有像柯姐(柯淑勤)這樣的好朋友一直陪著我?」

賀一航生前與Judy非常恩愛。(取材臉書)
賀一航生前與Judy非常恩愛。(取材臉書)

因為覺得太孤單了,Judy為了轉移每天傷心難過的注意力,很希望趕快有工作。她當年在賀一航因欠稅被管收時,曾在白冰冰製作的綜藝節目擔任助理主持人,是否想要走向幕前?Judy說她不考慮幕前工作,上談話節目也不是她想要做的事,「因為賀大哥不喜歡我走幕前,他雖然走了,我還是希望尊重他!」不過畢竟娛樂圈是她與賀一航一起工作10年、很熟悉的地方,所以她計劃走自己比較得心應手的幕後工作,「接活動、做演藝經紀工作都可以」。

賀一航生前帶給觀眾無數歡樂。(資料照)
賀一航生前帶給觀眾無數歡樂。(資料照)

「以前24小時都圍著賀大哥轉,工作、生活、娛樂都長期習慣在一起,別人覺得他很依賴我,他走後,我才覺得我更依賴他!」Judy說,其實賀大哥很疼她,不管她想做什麼,他都會說「沒關係,妳要去哪裡我都帶妳去」,就連她去按摩兩小時,他也說「那我去找人喝咖啡,看妳按到幾點我再來接妳」,而且他不僅疼她、愛她,連她的家人也一起照顧,一星期至少有兩、三天會主動帶她回娘家陪家人,「他走後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這麼依賴他,所以希望趕快工作、讓自己忙一下,才可以早點跳脫出來,比較不會那麼思念」。

Judy充滿感激地說,這段時間很多朋友都主動表達可以幫忙,例如賀一航演藝事業上的恩人、三立總經理張榮華表示如果有困難可以跟他說,吳宗憲也說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他,「大家都很客氣,可是我有一定年紀了,找工作可能有點尷尬,所以可能考慮自己做,但要等30日賀大哥進塔、全部的事情處理完後再來談。治豪也說我可以當他經紀人,但我還要規劃一下。」

賀一航生前與Judy工作、生活都形影不離。(資料照)
賀一航生前與Judy工作、生活都形影不離。(資料照)

賀一航生前最疼愛愛犬「噹噹」,Judy曾多次把噹噹帶去靈堂,「我一開始很怕看到噹噹,因為爸爸超疼牠,就連住院時也還掛念著牠,以前爸爸不在家時,噹噹就會趴在門口等門,現在他走了,噹噹還是會趴在門口,剛開始那幾天,噹噹等一等曾經站起來叫個幾聲,我就會心想:是不是爸爸回來了?」賀一航走後,包括兒子曾治豪、好友王彩樺等不少人都曾夢過他,做著一些很日常的事。「彩樺才跟我說,她夢到賀大哥正在洗頭。好好噢,只有我都沒夢過」,不過大家都安慰她,應該賀一航不忍她會更難過才一直沒進入她夢中。

Judy坦言,要走出喪夫之痛真的很難,她自己也一直無法釋懷,這10年兩人一起歷經了那麼多風雨,好不容易一切都愈來愈好了,但為何幸福這麼短暫?她原以為這次住院應該度過這個劫數就好,沒料到,賀大哥臨走前連一句話都沒留下,「他真的就是覺得有點累了想睡一下,就在睡夢中走了」。

Judy說,賀一航很愛車,之前一直想換車,她一直以「你的車才剛換一年多,為什麼要換?」來勸阻,後來住院時,為了鼓勵他,自己就答應「你好起來,隨便你要換什麼車都讓你換」,「他走的那天,原本還很開心在跟牛哥(羅時豐)、牛嫂說我老婆要讓我換車!後來因為他一直想下床、站起來,我就請護士幫忙把他身上管子的線調整方向,牛哥在後面幫忙撐著,讓他靠在我身上,站了一陣子後覺得他身體有點沉了,問他是否累了,他點頭說要睡覺。因為他喜歡側睡,我就幫他喬了一個位置,也沒多久,他睡一睡就走了。沒有什麼昏迷、痛苦,走的臉就是睡覺的臉。」她已能接受賀一航走得安詳、被這麼多朋友祝福是一種難得的福報,但留下來的她,卻不知道自己的痛要持續多久才能痊癒。

雖然Judy對自己的未來還很迷茫,談到將來的工作也缺乏了些許自信,不過熟悉夫妻倆的友人都大大稱許她,因為曾經年少輕狂、沈迷賭博酒色的賀一航,遇到Judy後整個人生轉變,甚至大轉性,搖身一變成了朋友眼中溫暖善良又體貼朋友的老好人,原本對拍戲興趣缺缺的他,更在Judy的勸說之下,不僅拍了戲還拿下金鐘獎,再攀演藝事業高峰。Judy無疑是圓滿了賀一航此生的最大功臣。

(中時 )

#賀一航 #J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