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罷工進入第6天,湧現空服反悔潮,不過從前天到現在,空服工會不管是法院公證的委託書,即便是本人親領,統統「技術性阻撓」,甚至說要兩天才願返還,這不只觸法而已,更像是恐怖情人般,想到就頭皮發麻。

平心而論,空服員相信工會,把三寶交給工會保管,以長榮的鐵腕風格,這是賭上工作的重大犧牲。如今,空服員可能因為個人因素,必須回頭復飛,但工會卻罔顧空服得承擔後續生活壓力,拒絕返還,這真的太自私。

對工會來說,最好的劇本就跟3年前華航罷工一樣,速戰速決為佳。但既然要走上罷工之途,不能用幻想的,如果沒辦法速戰速決,就必須有打持久戰或成員中途退出的準備,這在罷工之前就應該評估過,以及可能的退場方案。

工會成員的工作是工運,但長榮空服員有家要養,這必須尊重。週日開始,就有空服員透過公司委託,希望拿回三寶,且口說為憑,是出示經法院認證的委託書,甚至有本人出面具領,論法、論理、論情,工會都沒有理由拒絕。

聽聽工會說詞,不只罔顧法律,視公證文件無物,強硬拒絕返還,甚至說出在收到申請書後,要拿申請書至保全公司領回三寶,工作天數約2天。但當Pchome都可以「24小時到貨」,2天這個數字,是不是真的太扯了?

我們可以理解,工會是做困獸之鬥,就是能拖就拖,避免羊群效應導致潰散軍心。只是,這種赤裸裸的權謀算易,跟恐怖情人沒兩樣,已經不顧空服員的死活、已經殺紅眼了,空服員若還不跑,到頭來傷的還是自己。

毫無章法的戰略錯誤,自以為是的到處放砲,讓這場罷工如今下不了臺,空服工會難辭其咎。如何終結這場鬧劇,仍仰賴空服員的「自我覺醒」,勇敢要回工作權,如果還傻傻地相信工會的催眠,甘當肉票,那就神仙難救。

(中時 )

#工會 #空服員 #罷工 #空服 #恐怖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