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突襲式罷工引發眾怒,一名長榮地勤日前甚至在罷工現場高喊:「不爽做我來做!」目前已有近百名罷工空服員表態回公司服勤意願。一名前長榮空姐在臉書自白「我就是進了長榮,不爽走人的那個!」爆料自己當年不爽走人的代價驚人。

這名鄭姓前空姐在臉書痛訴「我就是進了長榮,不爽走人的那個!」她說1993剛畢業,放棄插班大學正取名額進了長榮當空姐,在訓練中心過了三個月集中營式的苦悶課程,原以為這些20幾年前的往事早已雲淡風輕,直到陸續看了姐妺們的文章才明白,當年的不爽走人其實傷她很深。

她道出當年切身之痛指出,生病請假被刁難是常態,不聽話班表被拉黑,就等著飛到精疲力盡,早早安排特休也可以沒理由被異動,讓她的問號和不爽滿滿的溢出,所以1995年提出要解約,不過當看到解約賠償明細時真的傻眼,除了受訓和實習薪資金額全額賠償,實習飛新加坡、西雅圖紐約都要賠償該航段乘客機票,還有三個月訓練中心每一餐餐費、住宿費、制服、行李箱…連工作穿破的絲襪也要賠,還有床單棉被洗滌費、水費、電費等等,生活過的每一分錢長榮都要討回去。

她說「不管妳有沒有為公司服務,不爽想輕鬆走人想得美!!」當時同期有5個人都要離職,找律師寄存證信函說明有賠償誠意,但不同意賠償內容,拖了大概一年多,她已經在美國讀書才收到法院通知,最後身不由己、心有不甘的和解。她感嘆「不爽不要做很好說,不爽卻不能輕易不要做,這公司不會允許妳,不會輕易放過你,因為他是天,他最大,他沒fire妳,哪容得你自己說不做!」當時自己多傻多天真,連家人朋友都無法理解,直到最後看到長榮追討違約金的真面目。

她也坦承,從投資人或乘客角度長榮絕對是好公司,但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罷工的決定很不容易,他們是拿身家提頭去罷工的,只能靠大家和大家的家人把這些內容在網路曝光。她特別在文末標記「#謝謝看完歡迎大力分享」。

(中時電子報)

#罷工 #長榮 #空姐 #空服員 #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