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罷工持續中,20日長榮反制,針對參與罷工者祭出「三不」「不發年終、不調薪、3年不給優惠票」。回想起2017年1月13日,當媒體記者向蔡英文總統陳情表示希望能享有一例一休時,蔡總統回稱「那你不必跟我說啊,你去跟你老闆說嘛,台灣就是這樣,勞方都不自己去跟資方說,就是來跟政府抗議,政府公親變事主,就變成這樣,你們要自立自強啊」,結果真的有勞工親自跟資方說,下場就是加薪、年終都沒了,聽蔡總統的話,好像沒甚麼好下場。

蔡總統的話,乍聽彷彿有幾分道理,畢竟政府無法直接介入民營公司的薪水待遇等問題,然而這與事實不同,因為政府握有立法權,可以藉由給予勞工更多休假的方式變相提高勞工薪資,但蔡總統卻反其道而行,刪了勞工7天國假,害勞工當天出勤無法多賺到加班費,然後再講的好像政府完全束手無策一樣。

許多人聽到勞工抱怨自己處境不好時,常用兩個反應加以質疑,一是「不喜歡就不要做換一家公司」,二是要求勞工自我提升改做薪水更高的工作。但這兩個說法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論調,因為市場上有許多工作薪水都不高,不是特定公司的問題,而是該行業全數公司都如此,包括媒體業、社工、美髮美容、飲料店、餐飲業、清潔/資源回收人員等,因此換一家公司問題還是無解。

那麼改從事別行工作?且不說重新學習一個領域的專業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心力,最直接的問題在於,社會上不可能只需要特定高薪的工作,各行各業都需要人,不可能有一個社會不需要有人從事媒體業、社工、美髮美容、飲料店、餐飲業、清潔/資源回收等行業,嗆人家為何不自我提升換工作者,難道覺得社會上可以不需要有清潔/資源回收人員?莫非他有本事自己把家裡製造的垃圾通通處理掉?完全按照市場機制,注定有些行業的全體從業人員薪水都偏低,然後一定有人會從事這些工作,所以政府自然必須介入,確保這些從業者能享有的最低待遇,並藉由多蓋公宅、多蓋公托、公幼的方式降低民眾開銷,無法直接提高薪水,至少降低開銷花費。不僅歐洲國家這樣做,連最資本主義的美國各州也紛紛制定最低工資,而不是一切交由勞資自行協商。

但詭異的是,蔡英文總統雖然是左派大本營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畢業生,卻彷彿完全沒有學到該校的立校傳統精神,覺得政府不該介入,不曉得她那至今不願公開示人的論文是否就透了她這樣與母校迥然不同的思維,因此不變公諸於世。但讓勞工自己抗爭,就落得被秋後算帳的下場。長榮好歹是有組織工會可以合法罷工的大企業,勞工抗爭尚且會有這樣的下場,一般小企業連工會都無法組織者(依法至少要30名勞工才可組工會,我國中小企業林立,有多少企業勞工人數達標?),靠個人的力量能跟雇主談出甚麼好結果?除了極少數高度受公司倚重者之外,多數勞工自行談的結果勢必徒勞無功,甚至看到長榮這樣的情況,多數人大概會選擇直接不談了。偏偏蔡英文政府不願意介入就算了,還一邊砍勞工假,減少勞工加班費收入;另一幫也不願意多蓋公宅、多蓋公托、公幼的方式降低勞工開銷,在蔡總統如此思維與施政之下,勞工處境想得到改善,實在難如登天。

(中時 )

#勞工 #政府 #公司 #工作 #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