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首日拒飛空服組員自行搭計程車由桃園機場回到長榮航空桃園南崁總部,還受到現場罷工組員英雄式歡呼,甚至這些根本沒有執勤的空服員,還宣稱是執勤結束後參加罷工。(翻攝畫面)
罷工首日拒飛空服組員自行搭計程車由桃園機場回到長榮航空桃園南崁總部,還受到現場罷工組員英雄式歡呼,甚至這些根本沒有執勤的空服員,還宣稱是執勤結束後參加罷工。(翻攝畫面)
罷工首日拒飛空服組員自行搭計程車由桃園機場回到長榮航空桃園南崁總部,還受到現場罷工組員英雄式歡呼,甚至這些根本沒有執勤的空服員,還宣稱是執勤結束後參加罷工。(翻攝畫面)
罷工首日拒飛空服組員自行搭計程車由桃園機場回到長榮航空桃園南崁總部,還受到現場罷工組員英雄式歡呼,甚至這些根本沒有執勤的空服員,還宣稱是執勤結束後參加罷工。(翻攝畫面)
當日工會所發出給會員的罷工通知簡訊中,明確說明當天「下午4時以後『報到』的所有勤務,一律不得提供勞務」,明顯的自打臉。(翻攝畫面)
當日工會所發出給會員的罷工通知簡訊中,明確說明當天「下午4時以後『報到』的所有勤務,一律不得提供勞務」,明顯的自打臉。(翻攝畫面)
其中1名空服員回答「是,剛值勤回來」。
長榮空服員穿著制服,到達長榮航空南崁的總公司門口下車,受到在場靜坐的罷工空服員英雄式歡迎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0日發動所屬長榮空服員罷工,18名空服員在起飛前罷工拒飛,讓2航班的566名旅客行程延誤,當場傻眼。雖然工會說「一切合法」,但依當日工會所發出給會員的罷工通知簡訊中,明確說明當天「下午4時以後『報到』的所有勤務,一律不得提供勞務」,明顯的自打臉,這18名被暫列為「曠職」的空服員,不排除受到記大過處分。

在媒體報導罷工首日在起飛前拒飛,將旅客丟包的18位長榮空服員的事件後,長榮航空已經展開內部調查,目前先將她們列為「曠職」,如果內部調查結果確是為「拒飛」行為,將依照公司人事相關規定,不排除受到記大過處分。

根據當日南崁罷工現場錄影畫面顯示,傍晚時分有多名長榮空服員穿著制服,一起坐計程車到達長榮航空南崁的總公司門口下車,受到在場靜坐的罷工空服員英雄式歡迎,現場有人詢問是否是剛值勤回來?其中1名空服員回答「是,剛值勤回來」。

但經比對照片與影像,這幾名空服員就是於20日罷工當日在起飛前拒飛丟包旅客的18位空服員當中的一部分,這些空服員當時宣稱罷工,其實是從空橋門口拒飛,向地勤人員要求退關,再離開桃園機場管制區,因當時行為已與長榮航空算是勞雇關係暫時中止,長榮航空不提供接送交通工具,空服員只有自行搭乘計程車返回公司。

在事件被揭露後,雖然桃空職工會強調18位空服員的罷工「一切合法」,但檢視當日工會發給會員的簡訊,明顯的可以看到,會員們在下午2時09分收到工會通知,內容中明確向會員說明,下午4時發動罷工,下午4時以後「報到」的所有勤務,一律不得提供勞務。對於她們拒飛的合法性,明顯打臉。

依照長榮航空作業規定,空勤機組員必須於班機起飛前2小時報到,在1個小時前登機,展開機內的起飛準備作業,但18名空服員在要登機作業準備時,依照正常執勤,空服組員應該在下午3時30分進入飛機客艙,準備相關安全檢查及相關作業流程,但是她們在下午3時30分,拒絶進入機艙,表示要等工會決定,等到下午4時一到,馬上宣稱開始罷工,並拿出事前準備好的罷工布條,站在空橋門口自拍上傳臉書,接著要求地勤人員協助退關,離開機場管制區。

據了解,由於工會簡訊中明確界定下午4時以後報到,才不提供勞務,這18名空服員偷跑罷工的行為相當明確。依據長榮航空相關人事規定,應該屬於報到後拒絕服勤,也就是俗稱的「拒飛」,可能面臨記大過的處分,影響日後升遷、考績、調薪、年終獎金等權益,但最後結果仍需長榮航空調查釐清才能確定。

(中時 )

#空服員 #罷工 #長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