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恕」兩個字,現在已很少看到了,但在人際關係裡守著這兩個字,依然珍貴。盡己是忠,推己是恕,對於在職場裡打拚的人來說,前者表示把工作放在心頭的正中間來認真做事,後者則提醒做人的道理,就是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恕字拆開來看就是如心,通俗的話正是將心比心,這些淺顯的道理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重要的基石。

但在長榮空服員罷工行動裡,各方力量都少了或忘了「忠恕」。罷工者對資方、顧客及家屬,和因為罷工而被迫加班又被顧客痛罵的同事,將心比心顯然不足。資方對工會提告,對於罷工者所處的環境也已淡忘。行政院早知道可能有罷工行動,相關的主管未能盡忠職守預防問題,已經失職,罷工開始後也束手無策,漠視百姓的行動權和受影響的層面擴大,任由問題愈來愈嚴重,更是錯上加錯。

「恕」字就是當代管理學原本最重要卻已被淡忘的empathy,翻譯為「同理心」或「共情」或「感同身受」。如果罷工者到機場大廳,看看無數等待機位者徬徨無奈的表情,想像著這些已經買到機票要搭機去參加重要行程的朋友,卻因罷工得變更行程,難道不覺得抱歉?

「換位思考」絕非示弱而是智慧。如果資方與管理者不在豪華大樓裡吹著冷氣,而是到高溫帳棚下傾聽心聲,聽聽坐在抗爭場域裡的年輕空服員為何有這麼強烈的不滿;如果空服員想想自己有家歸不得、在海外求助無門;如果勞動部、交通部等官員也脫下西裝,到高溫帳棚裡聽聽各方的苦水,也許可以解決問題。

任何難題的處理都必須考慮「情、理、法」三者,難就難在這三者孰先孰後。罷工者與資方已經相互提告,顯然是把「法」放在第一位甚至是唯一的。但想想:訴諸法律、對簿公堂等手段的目的何在?經由交鋒,雙方都不想輸都不願意輸,但是如同此次罷工事件,沒有贏家,已經造成無數人的損失。

「情、理、法」順序在罷工中也該換位,與同理心empathy相近的字是sympathy,翻譯為「同情心」,同理講理,同情講情,情加上理應該比法大一些吧!

情加上理需靠點點滴滴的善意。24日長榮航空在給內部員工的信提到將核發22476元的年中獎金給所有的同仁,包括參加罷工者,這顯示資方的善意。建議罷工者也釋出一些善意,例如願意重回談判桌。政府當然要促成善意逐步累積,要人民忠於國家,需有處處為老百姓著想的政府。

(作者為東海大學圖書館館長)

(中國時報)

#空服員 #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