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將赴日本大阪出席G20峰會,並與川普會談,市場恐再度掀波瀾。安聯環球投資亞太地區固定收益投資長陳清順(David Tan)26日於「亞洲投資展望記者會」解讀G20後美中貿易可能如何過招,背後又隱含那些投資機會,他指出,從息收潛力、長期報酬、企業基本面三大指標來看,亞洲美元高收益債此刻投資價值已經浮現。

安聯投信指出,目前大陸應有三條底線:一、當協議達成時,美國對大陸進口商品徵收的所有關稅均應被取消;二、美國應該向大陸尋求合理的購買量;三、貿易協議中的措詞應平衡,以尊重中方主權和尊嚴;反觀美方則瞄準科技產業來壓迫大陸,對大陸來說實在「很難辦到」。

「在貿易戰裡沒有贏家」,陳清順分析,中美對陣以來,兩國出口水準均下滑,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降溫,市場波動在所難免,掌握高殖利率機會也格外重要。首先,從亞洲總體經濟的角度切入,政策將推動經濟增長及投資情緒回復,接下來亞洲經濟增長可能放緩,但不預期會出現經濟衰退,通貨膨脹可望受控;雖然不排除貿易爭端有解,但無協議的可能性已經上升,支撐經濟的財政及貨幣政策,將是推動亞洲整體成長的關鍵 。

陳清順分析,亞債經歷年初以來強勢表現,評價面仍具吸引力,特別是亞洲美元高收債提供較佳評價面,適合尋求長期較高收益投資者,儘管廣泛的系統性風險發生機率不高,有三大事件值得投資人留心:一、全面爆發貿易戰;二、全球主要央行政策失誤;三、地緣政治風險。

就收益力而言,陳清順表示,進一步比較各類資產,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亞洲固定收益資產表現受惠於收益率的支撐,相對抗跌;不僅如此,亞洲美元高收益債殖利率更以7.67%的表現,優於其他新興市場高收益債以及新興市場主權債。

安聯動力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產品經理陳宜平表示,安聯投信在亞洲高收益債當中,發現了收益A立方,也就是以A乘A乘A打造基金:首先是Allocation(配置),鎖定強收益機會,採取由下而上(bottom-up)選債,國家、產業比重均不受指標指數限制;而為了掌握Alpha(超額報酬)空間,深入鑽研發行規模較小、賣方研究報告欠缺之收益標的,持有這樣的券種,承擔適度風險,收益率往往勝過指標指數。

(工商時報)

#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