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退出民進黨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今天在臉書以《笨蛋,問題在政治》為題發文,民進黨最近修公投法,制度性排除「公投綁大選」,不是天才,而是不可救藥的蠢才。民進黨斷送自己未來「公投綁大選」的機會,豈非愚不可及?

游盈隆提出四項他反對公投不綁大選的看法指出,第一,立法強制公投與大選分離,隔一個大選年,才能辦公投,最大的後遺症有二:一是讓民主政治過程支離破碎,民意不能及時反應,矯正錯誤或惡質的公共政策;二是,減少公投過關機率,實質扼殺直接民主。這兩大後遺症出自自詡「民主進步」的執政黨是天大的諷刺,根本是背叛列祖列宗,如何對得起無數已故或仍健在的無數民主運動前輩?

第二,立法者在立此惡法時,表面理由是2018公投的經驗教訓,但完全沒有說服力。把2018公投的慘痛經驗教訓完全歸因於「公投綁大選」,是典型的「鋸箭法」,沒有真正面對問題,對症下藥。事實上,造成2018公投作業的嚴重疏失,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蔡總統用人不當。以致於造成不可原諒的投開票行政作業疏失,嚴重擾民,一定程度影響選舉結果。當然,民進黨讓十項公投案「放牛吃草」,主事者未能事前精準掌握公投可能結果及其衝擊和影響,讓自己的神主牌「非核家園」蒙羞,事後悔恨不已,但並沒有做出任何讓社會或廣大支持者有感的檢討處置。

第三,此次公投修法,立法者的主要動機為何?如果是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索性廢除所謂「公投綁大選」,制度性排除「公投綁大選」,那不是天才,那是不可救藥的蠢才。如果短期目的是排除國民黨2020可能藉公投激發選舉動能,結果卻是斷送民進黨自己未來「公投綁大選」的機會,豈非愚不可及?民進黨不可能永遠執政,未來在野時,如要因應重大危機時,才發現公投武器早就被自己沒收焚燬了,那還能怪國民黨的「鳥籠公投法」嗎?

第四,陳水扁總統2004年推動兩項全國性公投,一案「強化國防」,一案「對等談判」,在野的國民黨強烈反對,發明「公投綁大選」一詞,事後發現陳總統這樣的作法是對的,完全符合「直接民主」的精神與價值。若干年後,廢除「公投綁大選」的竟是蔡英文領導的民主進步黨,夫復何言?

游盈隆說,「強制公投與大選分離」是蔡政府與民進黨近期所犯下最可怕的錯誤,比較有智慧的作法其實是「立法讓公投與大選可分開舉行,也可同時舉行,由主管機關決定」,這種制度彈性的存在,才符合直接民主的精神,也才能因應台灣特殊歷史時空環境的需要。所以,還是要說「笨蛋,問題在政治」。

(中時 )

#公投 #大選 #民進黨 #民主 #游盈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