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特遣隊回憶

中華民國空軍沈一鳴上將昨日升任參謀總長,一段我空軍秘密援助北葉門的歷史再度成為話題。這位當年是位年輕帥氣的戰鬥機飛行員現已一路晉升至最高軍職,而當年曾受其熱血援助的葉門至今政局依舊紛亂。當年因台灣外交困境而陰錯陽差地奉命前往葉門執行秘密任務,隨著當年參與的優秀飛官一路晉升而讓人津津樂道,足證歷史能成就英雄,英雄也成就歷史。

事件緣於一九七九年南、北葉門爆發戰爭,我最大邦交國沙烏地阿拉伯為避免北葉門遭赤化,出資為北葉門組建F-5機隊,但因北葉門空軍人才與訓練不足,沙國向我尋求支援後才陰錯陽差地有了代號「大漠案」的機密軍援外交。

國防部史政編譯室曾出版「鐵翼雄鷹:大漠計畫口述歷史」,訪談14位曾參與「大漠案」的空軍官兵,讓許多執行細節首度曝光。這項計畫起始就有些外交上的誤會,當年沙國使館武官在非正式場合向我提出要求援助的構想時,台灣僅禮貌上應對,但卻被沙國視為正式答覆,當政府派遣外交部次長錢復與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親赴沙國,打算見機行事予以婉拒,卻被沙國幾乎是半強迫式地進入實質援助計劃討論,考量我當時外交需求,於是勉強接下任務,豈料這一援助就維持了12年。

「大漠計畫」由於事涉機密,工作執行內容近幾年才逐步公開,多年來參與過大漠計畫的空軍健兒們每年都會定期聚會,談談當年這段不凡的經歷。去年大漠聯誼會在1月27日於國軍英雄館進行,許多參與過大漠計畫的英雄也都來到此處,包括前民航局長張國政,他是大漠計畫第5梯次隊長,以及當時任空軍司令的沈一鳴將軍,他則是第8梯次的成員。

沈一鳴將軍當年在葉門的任務期間大約一年左右,曾轉換身分成為我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專案軍事合作計畫成員,並派駐到北葉門,為了入境隨俗,還特意學跟隨當地空軍留著中東男子特有的鬍鬚。

當年我政府按計畫每年派遣一批空軍官兵前往北葉門執行維修和訓練工作,但未實際參與作戰任務。一九九○年我與沙國斷交,伊拉克又入侵科威特,最後一批大漠官兵在撤離駐地前燒掉所有文件,並分批低調返國,歷時12年的「大漠計畫」至此告終。

(中時電子報)

#空軍 #大漠計畫 #北葉門 #沙烏地阿拉伯 #軍援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