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的雙子星標案,日前遭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以涉「中資」,而有國家安全疑慮為由,駁回申請。民進黨目前正在製造台灣存有國安疑慮的氛圍,但其實這是民進黨當局面對政敵時,無論攻擊或守備皆兩相宜的利器。在民主自由有缺陷的國家中,國安問題也是執政黨政治鎮壓異己時常用的理由。

弔詭的是,當前在民進黨「霸氣」的全面執政下,國家安全竟還能成為「捍衛民主自由」的防護罩。這種論調好似台灣仍處於戒嚴軍事管制的動員戡亂時期。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Steven Levitsky和Daniel Ziblatt去年出版《民主國家如何死亡:歷史所揭示的我們的未來》,書中最大的啟示便是,「隨著專制領袖當選、濫用政府權力與完全壓制反對黨,民主制度以十分欺瞞大眾的方式,一步步漸漸地走向消亡」。

日前立法院在民進黨席次優勢下強力通過《國家安全法》的修正,除增加定義含糊的「共諜」違法行為態樣,而讓政府得有壓制言論自由的機會外,更將違法行為處罰的刑度大為提高。《國安法》未修正前最高的處罰為「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修法後的最高刑度改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5000萬元以上、1億元以下罰金」,甚至比《刑法》須以「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為要件的內亂罪,處罰的刑度還要高。

在兩岸仍處於軍事對峙的動員戡亂時期,為因應台灣地區於民國76年7月15日起解除戒嚴,同時開始施行了《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民進黨一開始就以維護民主自由為理由反對制定該法;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後,改為制定《國家安全法》,當時執政的國民黨以刑度低於《刑法》尋求妥協,但民進黨仍強力反對和杯葛。沒想到,如今民進黨卻修出了迄今刑罰程度最高的《國安法》。難道現今國家安全問題比動員戡亂時期更加堪憂嗎?

在兩岸軍事對峙時期,對大陸同胞,我們以自由民主體制為號召,在兩岸人民交流了30年後,自詡「民主進步」的政黨首次全面執政,何以卻大打「國安牌」,顯現出台灣的自由民主竟是如此的「虛弱」或「虛偽」?

民主國家死亡的原因大多數是民選政府本身造成的,民主往往也在無法察覺中遭到腐蝕。雖然定期投票、憲法與其他形式上的民主機制仍在,但在民選獨裁者維持民主的表象下,實質上卻已抽換掉了民主的內涵。民進黨為了政權保衛戰,這些情形似乎已為「現在進行式」。(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中國時報)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