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與長榮航空在6月29日、7月2日兩度協商,團體協約仍遲遲無法簽成,再加上3日晚間密商,工會4日召開記者會,認為雙方對和平義務之意見歧異甚大,為加速日後協商進行,工會副祕書長周聖凱表示,同意接受對等的和平義務,會依照團體協約約定期間,不會就這次罷工訴求再發起罷工,同時同意離島航線不罷工。

不過,工會質疑,資方團體協約法23條對和平義務已有明確規範,長榮航空公司卻故意擴大解釋,意圖限縮工會和工人的言論自由,反對拿和平義務之名,行秋後算帳之實,監事黃蔓鈴、會員代表趙婕歡表示,長榮航空公司要求工會另簽「不得發表誣衊、詆毀公司、公司經營階層及其員工、股東等不實言論,且有違約金」、「不得對公司員工有霸凌、排擠、歧視等違法或不當之言行」,工會言論本來就受法律約束,若有違法言行自可交付法律。

另外,長榮航空公司要求工會及其會員、成員「不得對公司員工有霸凌、排擠、歧視等違法或不當之言行」,若有違法言行自受法律約束,但其它部分,如何定義、由誰定義卻十分模糊,趙婕歡舉例,像是工會會刊會固定投遞到全體員工信箱,若不小心沒投遞給非會員,這算不算歧視、排擠?如果會員看到非會員沒有打招呼,算不算霸凌?

而工會認為,長榮航空公司要工會放棄罷工權,讓工會無力自保、形同割地賠款:

依據長榮航空公司的和平義務版本,要求工會在團體協約約定期間,放棄罷工權、放棄工人最後的武器,不管長榮航空公司發生什麼惡劣變化,工會都不能罷工,這等於是讓工會無力自保、形同割地賠款,而團體協約的效期一般只有3年,但長榮航空公司卻要求簽署超過團體協約效期、永遠的罷工預告,認為不合理。

(中時 )

#工會 #長榮航空 #長榮 #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