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在「經濟通」發文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在過去一年的貿易談判,將其霸凌的極限施壓談判模式運用到極限,川普的經濟學常識不及格,也是一個狡詐善變和無底線的商人。

陶冬指出,川普針對中國輸美產品徵稅由500億美元升級到2,500億,直至全部;懲罰性關稅稅率10%不夠就跳升到25%,還聲言隨時再加。他說,川普這種貿易關稅壁壘打法,在和平時期是史無前例的。他分析,川普如此囂張,第一個原因是中美之間存在著嚴重的貿易不均衡,美國對華出口少,中國對美出口多很多,一對一地拼彈藥美國佔明顯上風,這樣做可以削減美國貿易逆差。

第二個原因是,川普認為關稅是中國企業付給美國的,關稅一提,國庫收入黃金萬兩。

陶冬直言,川普的經濟學常識是不及格的。首先,只要美國人寅吃卯糧的消費習慣不改變,美國的貿易赤字是不會減少的。更重要的是,進口關稅從來都是出口商和消費者共同承擔,兩者間的比重取決於議價能力。最後,產業鏈與產能的形成需要時間,並非一夜間可以改變的。川普不熟悉經濟學,財政部的那些經濟學博士也跟著裝聾作啞,直至市場給了他們一場經濟學補課。

陶冬指出,美國國內反對貿易制裁的聲音在6月份突然大增,和前兩輪中國產品不同,最後一輪的中國輸美產品的可替代性不大,美國廠家或商家一時間很難找到適合、適價的替代產品,硬性增加關稅,產品在美國的銷售價格勢必增加,最終美國消費者買單。

同時,美國對中國企業實行實體禁運,觸發所有企業對商業政治化的擔心,訂單轉向海外,而此衝擊美國企業的現金流。晶片行業適值面臨新的投資高峰期,營收少了,研發和投資金額自然少,美國企業可能因此輸掉下一代的技術競賽。電腦行業的整個產業鏈在中國,新產能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變出來的,對生產自中國的電腦及零件徵稅,就是懲罰買電腦的美國消費者。企業和消費者一提出反對,國會對白宮的支持力度突然縮水。

這就是川普所面臨的窘境,也是他在對華貿易談判上從極限施壓轉向務實的最重要原因。

陶冬指出,總統選舉一直是川普施政的一個焦點。三個月前,川普似乎還對競選連任十拿九穩,轉眼間落後了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近十個百分點。上次支持川普的幾個搖擺州,均出現了選情不穩的情況。農業州和鐵銹州深受關稅上調和中國反制措施之害,短暫的愛國主義熱情開始被經濟現實與痛苦所取代,而這些州從來都是總統選舉的兵家必爭之地。

另外,企業游說,也是這次白宮變得溫柔的原因。川普祭出關稅初期,美國企業陷入集體沉默,但是當他的措施變本加厲之後,商界感受到了壓力。許多中國產品一時間無法替代,乃是原因之一。中國政府的不可靠實體清單的推出,也令參與禁令的企業可能失去整個中國市場,美國企業界的反對聲音愈來愈大。

另外,美國政府的地緣政治焦點,轉向了伊朗,貿易談判矛頭,指向歐洲、日本,在與中國的談判上紓緩一下,符合當下的取捨需要。

川普真的變溫柔了嗎?陶冬說「不會的」,「他是狡詐善變和無底線的商人,一切為了選舉,為了在談判桌上贏得更多的利益」。今天川普可以微笑,明天就可以翻臉。美墨自由貿易協議墨跡未干,川普轉身就威脅對墨西哥實施單邊制裁,施壓手段無所不用之極,這是此公誠信的最好寫照。

陶冬認為,在中美貿易談判上特朗普所表現出的紓緩,不過是他出於國內政治需要和面對企業反對而推出的權宜之計,並非真實本意,更難長久維持。其實他所作出的實質性讓步並不多,只是露出了一點微笑,沒有人可以知道微笑可以持續多久。?不過,這一抹微笑還是給市場帶來了安慰--最壞的情況沒有出現,25%的關稅稅率暫時不動。而且,川普表達了願意達成協議的「善意」。哪怕目前這只是心靈上的安慰,市場將之解讀為不確定性的下降。

這對中國經濟意味著甚麼?陶冬認為,中國人民銀行的放水舉動可能告一段落,下半年公共開支力度可能放緩,人民幣匯率穩中帶升,資本市場信心得到短期刺激。實體經濟中的投資未必有明顯的反彈,中國經濟估計仍受到增長動力不足的困擾。

這對全球貨幣政策又意味著甚麼?陶冬說,央行近期風行的買保險式貨幣寬鬆,應該沒有那麼迫切了。聯儲7月降息後,可以有更多的耐心觀察等待。歐洲央行沒有太多的減息空間,拉加德上任後應該會重啟資產購買計劃。全球增長在放緩,但是沒有一個經濟已經進入衰退的,如果不確定風險下降,央行QE政策也不急於展開。

(旺報 )

#貿易戰 #川普 #陶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