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臟病發,傻瓜電擊器(AED)拿來後竟沒電池,根本不能用。他就這樣死在本來可以救命的AED旁。台灣每年約有兩萬人發生到院前心跳停止,AED有機會讓他們活著走出醫院,但普及後,後續的維護和管理才是挑戰。整台AED不見、電池和貼片過期、外箱的電源引發火災……,為什麼公共場所沒人照顧的「AED孤兒」這麼多?救命不能靠運氣,而是靠每個環節都到位。

今年5月初,一位9旬長者在台北捷運古亭站突然倒下、意識不清,站長趕到後立刻為他做CPR(心肺復甦術),並用站內的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俗稱傻瓜電擊器)電擊2次,終於將他救回。

過去,這樣的突發心臟病患者多半人生直接畫上句點。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馬惠明回憶,20年前他還是年輕醫師時,只救回過1個突發心臟病的人。「他在公車上發病,正好在中正紀念堂附近,司機趕快開到台大急診室,因為距離近,來得及救,非常幸運。」

衛生福利部統計,台灣每年約有2萬人發生到院前心跳停止,平均不到半小時就有1人因而倒下。馬惠明指出,看來好端端的人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很有可能是心臟的問題,而大部分是心室顫動造成的。心室顫動就是心臟不規律亂跳、心律不整,接近顫抖,而不是正常的收縮、舒張,導致血液無法輸送到各器官,造成腦部缺氧、損傷,最後心跳停止、死亡。心室顫動也常是猝死的主因。

而AED的原理是利用電擊這個動作,讓電流通過整顆心臟,先停止亂跳,再由心臟的節律器發號施令,重新開始正常收縮跳動,恢復血液循環,才有機會救回一命。

搶救生命,分秒必爭。台灣從2000年起,救護車上即配備AED,不必等送到醫院,各級救護技術員到達事故現場急救時就可電擊。

他說,最好能在病人倒下4分鐘內開始急救,因為每延遲1分鐘就會增加10%的死亡率。但救護車趕到現場通常需要6~10分鐘,「這段空窗期如果旁觀者什麼都不做,病人存活的機率還是不高。」

急救6字訣。(圖/衛福部)
急救6字訣。(圖/衛福部)

因此,在公共場所廣設AED(這種AED稱為Public-Access Defibrillation,簡稱PAD),讓沒有受過急救訓練的路人也能操作,「等於把救護網往前推,讓患者在救護人員到達前就接受電擊,就多一分生機。」

國外研究發現,公共場所設AED使心跳停止的存活數增加2倍,且設置在公共場所的效益明顯大於住宅區。台灣從2013年開始推動8大類公共場所設置AED,目前已有9,784台。

馬惠明說,近年透過緊急救護網的努力,心跳停止病患的整體存活率達到6~10%,其中有人目擊的心室顫動的存活率可達25~30%,若能夠再接受公共場所AED急救,有人目擊的心室顫動存活率更高達5成以上。「台灣發展PAD雖然較晚,但法令完備、設置速度快,現在已不輸甚至超越許多國家。」

然而,AED的保固期通常是5年,或者一開始簽約租賃AED的公共場所,近年合約到期後是否續約,「過去6年PAD的成長曲線,會不會變成現在的退休曲線?公共場所AED的更新與永續經營將是很重要的課題。」

文章來源:※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中時電子報)

#公共場所 #公共 #場所 #台灣 #心跳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