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文藝獎得主李靜君,加入雲門舞集36年,一路從舞者到助理藝術總監,傳承雲門舞作數十年風華,她表示最感念父親,從反對她以舞蹈為業,到無聲的支持,成為舞者生活重要的一環,「我的父親在3年前離世,他是個生活很簡樸的人,但滿屋子都是雲門相關剪報,這些都是他愛我的痕跡,說明了他對我的關心和支持。」

1982年,李靜君參與雲門舞集在台北辦的夏令營,結束後她掏出口袋裡的零錢,打了通電話回家,向父親說明想加入雲門舞集的決心,「我告訴父親,我想當專業舞者,父親著急詢問細節,隨著零錢一塊一塊的掉,通話時間越來越短,父親只好慌張地問:那你這樣一個月有多少錢?我說:4000元。父親說,這樣會餓死,我回答,餓死也要跳。這時剛好零錢用完了,電話斷訊,我也鬆了一口氣。」

隔年李靜君正式加入雲門舞集,在那之後,李靜君的父親開始每年固定寫信給她,「父親信上字跡工整、文情並茂,字裡行間,都是勸我『改邪歸正』,要我另找『正當工作』,但儘管他擔心我的生活,所有雲門的作品,他還是認真觀賞,給了我最有力的支持,還會給我實際的評論。」

李靜君表示,在父親離開後,她到大陸江蘇拜訪不曾見面的叔叔、姑姑們,卻有了意外的驚喜,「我的叔叔姑姑都是一輩子住在農村的人,但他們卻可以如數家珍地和我談論雲門舞集,我想,這些都是我父親的功勞,一定是來自他的分享。」

翻閱父親平日做的剪報,李靜君有了不同的領悟,「我的父親過去因時局而漂流到台灣生活,是雲門舞集讓他有了歸屬感,我很感謝有雲門,讓我的父親能夠得到心靈的安慰。」

(中時 )

#父親 #雲門 #李靜 #雲門舞集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