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罷工終於落幕,外界不免回頭質疑工會,發起這場勞民傷財的罷工,雖然安全下車了,但整個社會負出的代價何其巨大。學者盧衍良認為,工會毫無論述就逕自突襲罷工,訴求本身缺乏嚴謹性,無法在正式協商成果中被接受,另一學者戴佐敏也說,勞工運動爭取權益很合理,但不該走火入魔,更不該綁架旅客。

中央社報導,開南大學空運管理學系副教授盧衍良說,日支費調整、禁搭便車條款、勞工董事等具有高度爭議性議題,最終並未進入團體協約,顯示工會最初的訴求本身就不嚴謹,缺乏深入分析探討,無法在正式協商成果中被接受。

盧衍良指出,勞資最後同意的版本,長榮航空其實有退讓,原本長榮因應日支費所提出的飛安服勤獎金,新版本拉高獎金額度。他認為,工會仍應對外界解釋,為什麼工會選擇毫無論述就逕自突襲罷工,造成龐大民眾行的權益侵害。

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科學系副教授戴佐敏說,勞工運動很合理,但不該走火入魔,更不該綁架旅客,6月20日明明是在勞動部見證下,勞資可以協商的好機會,工會卻採用激烈的罷工手段,對工會很傷。

戴佐敏認為,台灣3年就發生3次航空業罷工,政府應嚴正檢討相關法令,尤其航空是高度國際性產業,如果用一般勞動法令規範,反而出現公司明明遵守航空相關法令,卻違反勞動法規的怪現象,更無法與國際接軌。

(中時電子報)

#工會 #罷工 #勞工 #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