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捷細胞生物製藥董事長宣昶有上月甫接棒,回顧一路投入生技業的心路歷程,宣昶有用「一路滄桑」來形容。

「即便新藥獲得美國FDA臨床核准的重大成就,身為產業的先行者,眼前還是一片黑,但幸運的是,身邊有越來越多專業團隊支持,有更多同船夥伴點起探照燈、邁向對手無法競逐的領域。」宣昶有這麼說。

談起投入生技業的心路歷程,宣昶有回憶說,當年在中國大陸取得針灸、醫師執照後,想回來台灣定居,卻發現大陸的執照在台灣沒有太大幫助、無法執業,於是與父親、也就是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及其友人開始在大陸做起高端健康檢查事業,在與大陸各醫院、醫師合作的過程,接觸到幹細胞產業。

宣昶有說,十餘年前看到的產業模樣與現在不同,那時候還很不成熟,看到胚胎、臍帶、胎盤、骨髓、毛囊等各種類的幹細胞研究,可說是琳瑯滿目,且各有各的功效,「很多教科書中才能看到的理論,在臨床上竟然可以被治癒,這對醫師來說,像走進了一個寶庫,面前有鑽石、有黃金、有銅鐵,就要看看挑選什麼寶物來冶煉」。

走在幹細胞產業的前頭,宣昶有坦言,前幾年產業並不成熟,即便一路走到今年、燒了超過15億元的金錢,終於達到重要里程碑,也就是宣捷細胞生物製藥開發用於治療缺血性腦中風新藥(UMC119-06),取得美國FDA核可進行人體一期臨床。

父親宣明智是科技圈的名人,宣昶有不可避免從小被貼上「富二代」的標籤。被問到與父親一起共事的壓力,他笑說:「其實我父親不太管我、給我很大的空間,甚至容許我有很多犯錯的機會」。不像很多富二代會直接「坐等」家產到手,宣昶有直言:「我比較叛逆」,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什麼都想嚐試看看。

宣昶有透露,從去年開始,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職場,父子倆互攻心計角力,「常常與老宣過招」,最後贏得父親的認可,這也讓宣明智在6月董事會後,把宣捷細胞生物製藥的董事長大位交棒給他。

宣昶有過去出現在新聞版面上,常與前妻的離婚官司形影不離,他坦言,這件事對他人生影響很大,尤其是在職場上,常會被冠上一些「負面既定印象」。他就順勢轉變,「反正過去乖乖牌的形象會被欺負,不如就變得壞壞的,讓大家不敢欺負我」,重新塑造形象,宣昶有趁機淡化「富二代」的標籤。

與前妻的官司風暴,剛好發生在宣昶有創業第二年,那時屬於第一階段的投資,來投資的人多半都是看準父親「宣明智」的面子、或是要還宣明智的人情,「因為前妻官司的負面形象,讓我在職場上很不順利」,他直接轉念,「要把這些壞事倒過來想、讓這些壞事遠離我」。

宣昶有的座右銘是:「轉逆緣為道用」,他相信每一件事都有其價值,遇到壞事、遇到別人的惡時,不要退縮,可以從中找到轉機。

正因為轉念,創造了宣捷募資的第二階段,來還人情的投資人變少了,反而出現更多醫師、生醫界的投資人。「因為我個人的價值感變得很低,這些人純粹就是只看我們的專業」,宣昶有這麼解讀宣捷的漸入佳境。

「從創業到現在、一路走得辛苦」,宣昶有坦言,生活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工作,他只做開心的事情,現在宣捷的成就也是在開心的心境下展現的成果,所以工作成了「紓壓」的方式。他期許能打造宣捷的靈魂,要以「業內人」的身分,把幹細胞產業開拓成為台灣下一個明星產業。

(工商時報)

#宣明智 #父親 #宣捷 #宣昶 #產業 #董事長 #醫師 #生物製藥 #前妻 #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