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100位中國問題學者、專家、企業界人士及前官員乃至軍方人士,包括大家所熟識的包道格、卜睿哲、董雲裳、芮效儉、李侃如、傅高義等人,破天荒的共同署名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要求川普政府重新檢討其中國政策。

美國的研究中國問題專家,對於川普政府中國政策的焦慮,已非一天兩天的事。早在川普上台伊始,若干敏感的人士已就「英川通話」一事,表達了憂心。川普這個政治素人,對國際安全的相關議題以極為輕率的態度表達。其中很受矚目的一句話是:「保衛台灣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川普的中國政策背景是,2年前美國在報章出現一篇由前亞太助卿坎柏與易思安所寫的文章,痛批美國自1970年代以來的中國政策。文章從道德格高度,來檢視美國的中國政策,完全忘記美國所以會在1970年代改變其全球的戰略認知,拉攏中共以對抗蘇聯,是因為本身戰略的需求;文章強調美國的中國政策完全錯誤,認為當下應是美國全面改變中國政策的時候了。

美國在歐巴馬時代,已經充分感受到來自北京的壓力。小布希8年的全面反恐戰爭,給了中共在亞太地區全面崛起的機會;歐巴馬上台後的「亞太再平衡」政策,在相當程度上,就是要抑制中國在亞太的勢力擴張。

川普上台後,在原先就感受到中國壓力下,再加上坎柏與易思安的文章的理論基礎,以及川普個人的政治偏好與風格;華府出現全面的「反中浪潮」。只要反中就搭上了政治正確的列車。也就是因為政治正確的問題,幾乎所有原先主流的中國問題專家全部噤若寒蟬;出現在政治舞台上的清一色都是極端主張人物。在這樣的結構下,美國乎沒有一個可以整合且具可行性的中國政策;所有的政策都只能化約成一個概念──頂回去(push back)。

在這樣的情勢下,川普的中國政策已出現將與北京全面對撞的形勢;而川普的政策風格又讓他除了與中共衝突外,同時與歐盟、日本、印度出現衝撞,進而出現孤立主義的現象。

對於這樣的發展,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們表示,北京的政策與作法的確是有若干問題,但美國的若干政策才是形成今天僵局的原因。他們並不希望看到華府與北京的全面對抗,因為中國並非美國在國家安全與經濟上的全面敵人;川普政府試圖要讓中國的經濟從全球經濟結構中脫鉤,不但可能性不高,而且也對美國的利益造成重大的傷害。

但這個百人署名的文章到底能對川普政策造成多大的影響,還很難說;目前對川普影響最大的,就是川普的連任問題;川習會上美國「讓步」的結果,也不過是連任問題的涵數而已;至於川普是否會在連任後再回到強硬政策,而把這百人署名的建議束之高閣,以川普的性格,實在很難說。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中國時報)

#美國 #川普 #中國 #文章 #北京 #亞太 #專家 #政策 #中共 #中國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