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因洗錢和違反制裁法案等一系列問題而被美國司法部盯上的匯豐銀行,為逃脫處罰,同意在其他案件中「配合」美國司法部的調查。中國的華為公司成為了這種「配合」下的受害者,最終導致華為高管被捕。匯豐曾於今年年初向中方解釋說自己是「被迫」的。但上周,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匯豐的說法有問題。

根據路透當時的報導,匯豐在2016年年底到2017年開始「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發起的「調查」,原因是為了換取美國司法部對匯豐銀行的寬恕,因為匯豐本身還涉及其他違反美國制裁禁令的案件。

路透稱,匯豐銀行通過「內部調查」,幫美國司法部拿到了一份可用來起訴華為公司的文件,為美國司法部羅織對華為動手的「罪名」提供了幫助,最終導致華為的高管在加拿大被抓。

路透進一步報導稱,華為公司於2012年和2013年時曾被路透報導過他們與一家伊朗合作夥伴的業務與關係。當時華為除了對媒體澄清了這些事情,也與合作夥伴進行了溝通和澄清。

其中,如今被加拿大政府扣押的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與匯豐銀行的一位高管當面進行了溝通,表示華為沒有任何不合規的情況,並給這位匯豐高管提供了一份PPT文件說明情況。

但令華為沒想到的是,在2017年,當匯豐因銀行自身所涉嫌的違法問題面臨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時,為了換取美國司法部的寬恕,匯豐便將這份PPT交給了過去幾年裡一直想扳倒華為公司的美國司法部,並結束了與華為的合作關係。

這些路透社報導的事件經過,在英國《金融時報》前2天的最新報導中被再次提及。而且《金融時報》也在報導中寫到了「匯豐給美國司法部起訴華為提供了信息和幫助」這樣的內容。

同時,該報還透露了一些路透沒有提及的訊息,比如匯豐早在2012年時就因為給墨西哥毒梟洗錢而被美國司法部盯上。當時除了繳納了19億美元的巨額罰款,美國司法部還對匯豐派駐了一群「監控人員」對其業務進行審查。

根據《金融時報》的說法,這也成了今年年初匯豐曾嘗試向中國方面辯解的說辭。《金融時報》稱,匯豐的內部人員表示他們當時做出的解釋是,因為美國政府給匯豐派了監控

上周,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金融時報》的專訪時,表示匯豐銀行的說法有問題。任正非說:「這家銀行從一開始就清楚Skycom在伊朗的業務,也知道Skycom與華為的關係。華為和這家銀行之間的郵件可以證明,上面還有銀行的LOGO呢。所以從法律的角度來講,他們不能說他們被騙了或者不知道,因為我們有證據。」

兩周前接受美國CNBC採訪時,任正非也同樣表示只要法庭把這些證據公開,那麼華為被捕高管所涉及的問題是「可以澄清、解決的」,因為這個銀行從頭到尾是知曉情況的。

任正非還強調沒有證據證明華為被捕的高管犯下了任何罪行,並質疑了美國司法部僅僅依據華為那位高管與匯豐的高管在「喝咖啡」時的聊天內容和一份PPT,就認定其有罪的做法。

他還透露當年是匯豐提出結束與華為的合作關係的,匯豐也沒有給出任何說明。

《環球時報》引述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的副教授沈逸分析指出,如果外媒報導屬實的話,匯豐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確實非常有問題,這樣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一種不可靠和不靠譜的機構。「像這樣的企業,當它一方面損害著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又希望繼續在中國的香港還有大陸謀求利潤,我覺得這本身是不合理的。」

沈逸認為,其他中國企業也需要從風險防控角度思考下怎麼應對類似匯豐這樣的新挑戰了。

另外,一名匿名的法律專家還認為,匯豐配合美國司法部「搞」華為的做法可能涉嫌違反了中國去年新通過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因該法第4條規定:「非經我國主管機關同意,任何外國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在中國進行刑事訴訟活動。」

這位希望匿名的專家表示,此案的本質問題是匯豐配合了美國政府的「長臂管轄」,在未經中國政府的許可下將位於中國境內的人員和數據轉移到了境外,用於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跨境調查取證。而中國出台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就是為了阻斷美國政府對中國企業的這種「長臂管轄」。

該專家還表示,即使根據美國法律,匯豐對於不受美國保管、控制和有權訪問的數據或訊息也是沒有提供義務的。但匯豐恰恰提供了,配合了美國的「長臂管轄」,無視中國司法主權,無視作為客戶的中國公司的利益。這種違反中國法律配合域外長臂管轄的行為,應該引起中國各方的關注。

(中時 )

#匯豐 #華為 #美國 #司法部 #美國司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