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得諾貝爾經濟獎的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在其專欄中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大陸發動貿易戰不會像對墨西哥一樣地輕鬆獲勝,相反地,川普會失敗,其中有3個重要原因:1.中國大陸不會接受屈辱的投降協議;2.川普的幕僚太落伍,不了解全球化時代的產業結構;3.川普的貿易戰不受國際與國內的歡迎。歷史經驗證明,貿易戰打到最後,不會有勝利者,反而會使美國人民更加貧窮。

克魯曼在《紐約時報》專欄中指出,川普宣稱「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這會被載入史冊,但不是流芳千古那種。它會與入侵伊拉克前夕時美國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的預測:「事實上,我們會以解放者的身份受到歡迎。」這說明了推動關鍵決策的人是如何地傲慢與無知。

克魯曼說,川普的關稅損害了大陸和其他國家的經濟,但他沒有贏,反而傷害了美國。紐約聯準會(New York Fed)的經濟學家估計,最終物價上漲將讓每戶美國每年多支出逾1000美元。而且即便其他國家做出重大改變,也看不出這這些關稅達到川普所說的那些目標。

貿易戰雖然造其他國家痛苦,但對美國卻看不到效果。對墨西哥號稱打贏貿易戰,簽了新協議,但新舊協議的差別微不足道。對中國大陸的情況更是完全不同。墨西哥是個在美國旁邊的小國,很容易嚇倒,中國大陸不會吃川普那一套,如果認為美國會輕鬆獲勝那將是大錯特錯。原因有三:

首先,認為可以輕易贏得貿易戰的想法,反映了唯我獨尊的心態,對伊朗政策也是如此。美國人不能了解其他許多文化也不容許執政者做出讓國家感到屈辱的退讓,如果偏偏認為中共會同意一項有屈辱投降意味的協議,那簡真就是瘋了。

其次,支持川普以關稅為手段的官員都還生活在過去,與現代經濟的現實脫節。現在每一種產品都是跨越多個國家邊界的全球價值鏈產物,如果對大陸產品徵稅,但其中許多零部件來自韓國或日本,那麼組裝並不會轉移到美國,而是轉移到越南等其他亞洲國家。

最後,川普的貿易戰很不受歡迎,貿易戰的民調結果相當糟糕,川普本人的民調也是,這使得他在政治上容易受到外國報復。中共反制手段對美國農業下手,傷害了農民對貿易戰的支持度,雖然中共也覺得痛苦,但長期的消耗戰打下來,川普的耐力肯定比不上北京。

克魯曼最後說,這場戰爭將如何結束?貿易戰幾乎從來沒有明確的勝利者,但它們往往給世界經濟留下長期的傷痕。1964年美國對輕型卡車徵收關稅,迫使歐洲購買美國冷凍雞肉,但沒有成功。55年後,這一關稅措施還在。這次川普的貿易戰規模比過去大,但結果可能差不多。川普會將一些微不足道的外國讓步誇大成偉大的勝利,但實際結果只會讓所有人更加貧窮。而川普對舊有協議翻臉不認帳的做法,則嚴重損害了美國的信譽,便削弱了國際法治。

文章來源:特朗普的貿易戰為什麼會失敗

(中時電子報)

#貿易戰 #川普 #克魯曼 #關稅 #全球產業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