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年來,人民幣受貿易戰因素而震盪加劇;原本年初以來呈現穩定小幅升值的人民幣,卻因5月初川普的加徵關稅而吹皺一池春水。首先,離岸人民幣匯價於5月7日早盤跌破6.94元關口,下探去年11月以來新低後;接著,6月10日,美中貿易談判破局,人行行長易綱表示:「對於人民幣匯價,不認為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後,市場解讀為人行將放手讓人民幣貶值,人民幣再次下探6.93低點。

在6月20日證實G20大阪「川習會」後,在岸人民幣立即走升至6.8505;7月1日,確定美中貿易戰休兵後首個交易日,再度帶動離岸人民幣開盤跳空大漲逾400基點後,邁向6.8元的關卡;但近幾個交易日又因美元走強而趨貶,人民幣走勢,如洗三溫暖。未來,人民幣走勢會受到那些因素左右?可能走勢又如何?

未來左右人民幣的重要因素包括,貿易戰後續談判進度及結果、聯準會是否降息及美元走勢、美中10年期公債利差、大陸經濟成長及人行的貨幣政策等。就貿易戰而言,目前雙方雖然暫時休兵,暫不互加徵關稅,並將重啟談判;但如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於川習會前夕所言,「美中已達成近9成協議」;但他並未言明,剩餘的10%才是最難達成的,如智慧財產權保護、取消對國企補貼等結構性改革。換言之,未來的談判之路依然充滿荊棘。更何況,美中科技冷戰正如火如荼展開。

至於聯準會是否降息,也關係著美元及人民幣走勢。因貿易戰加上地緣政治風險升溫讓市場波動度擴大,恐慌情緒升高;全球經濟衰退疑慮未除,全球三大央行美國聯準會、歐洲央行及英國央行接連釋出降息訊號;尤其川普不斷公開對聯準會主席鮑爾施壓及提名兩位新理事下,今年內降息一碼的機率大增。

另一方面,在川普不喜歡強勢美元及國際貨幣基金認為美元匯率被高估8%至16%下,未來美元走貶機率升高,自然影響人民幣走勢。此外,美國10年期公債近來因避險需求及降息氣氛濃厚,殖利率在近日跌破2%;導致中美10年公債利差擴大。一般而言,若此利差縮小,則人民幣易走貶;反之,則易走升。

再者,大陸經濟成長在第1季創下6.4%新低後,第2季仍受到貿易戰效應衝擊,製造業投資成長不理想;服務業經營活動擴張放緩、海外新訂單收縮,財新中國6月服務業PMI降至4個月新低,製造業PMI指數為49.4,也是近4個月來首次低於50的榮枯分界線,顯示第2季經濟成長下行壓力仍大,不容樂觀。

綜合上述分析,若聯準會降息、美元走貶、中美利差擴大、重啟貿易談判樂觀,則有利於人民幣升值;反之,若貿易戰談判再度擦槍走火、大陸經濟成長續創新低,則人民幣走貶壓力漸增,甚至不排除「破」7可能。當然,人行一貫的態度是維持匯率穩定,但合理的匯率區間在哪裡?人行又如何讓人民幣在合理區間運行,其貨幣政策影響至關重大。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人民幣走勢依然震盪。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旺報)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