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6月20日罷工,至7月6日簽訂團體協約終於告一段落,但也引發外界要修正勞資爭議處理法的聲音,勞動部部長許銘春今天表示,部分國家在有規範罷工前要有預告期,但門檻相對較低,未來檢討勞資爭議處理法時會通盤檢討。勞動部本月底也將召開座談會蒐集意見。

依現行勞資爭議處理法規範,如果要走到罷工,必須先經調解不成立,再經罷工投票同意,光程序就至少要要數個月以上。

許銘春表示,勞動部仍要保障爭議權(罷工權)的行使,如果要設立罷工預告期要參考國外的法制,至於是否要僅限制航空業要預告期規範?她僅說,仍待討論。

為何在現行的勞資爭議處理法中並未設立預告期?許銘春說,因為台灣要走到罷工要歷經調解不成立,再經工會會員投票以直接、無記名投票且經全體過半數同意才能罷工,過去認為罷工投票時其實已有實質罷工預告的效果,但仍有人認為不足,因此除了檢討預告期外,罷工門檻也是可以討論的方向。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邱羽凡認為,目前罷工門檻的問題包括僅承認地方勞動主管單位的調解,但可能部分地方勞動局調解不成立甚至要3個月以上才有結果;罷工投票根本不用國家監督,如果不認同此次罷工的會員較多,自然就不會有罷工的出現。

至於預告期、授權期等,邱羽凡指出,如果站在保護消費者的立場,應該去檢討的是業者有無提出合適的因應措施,否則如果僅是預告期,一旦罷工後,消費者的權益還是會受到影響。

(中時 )

#罷工 #預告 #勞資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