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高院更一審駁回檢方上訴,判決馬英九無罪定讞,台北地檢署12日下午發出新聞稿,措辭強烈的痛批高院判決結果顯與相關法院歷來民、刑事判決的認定結果完全不同,對於「不同法官,就相同事實,做出相互歧異之判決」、「如同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北檢至感遺憾。

北檢的新聞稿不但逐條解析,指摘高院判決草率、無據,更製作附表,詳列民、刑事判決結果及理由摘要。北檢表示對於更一審所為與歷次判決完全不同的結果「仍予尊重」,但感到遺憾;為昭公信,強調將集結可資合法揭示的洩密案檢察官起訴書、歷次補充理由書、上訴書、論告書、被告歷來答辯書狀及判決書等相關訴訟文件,彙編成冊,公諸於世,接受人民及歷史最嚴厲的檢驗。

北檢認為,高院更一審未調查任何證據,即率爾做出與原審及前審判決截然不同的事實認定,對於最高法院發回意旨沒有置喙一詞,言詞辯論時,沒有經過事先溝通,就不當限縮檢察官及告訴代理人的發言每人時間僅有10分鐘,架空刑事訴訟言詞辯論程序,有違公平審判原則,並做出與原審有罪及前審構成要件該當的判決結果完全不同的事實認定,判決草率。

其次,北檢認為,原審台北地院也認定「構成要件該當」,至被告有關「院際調解權」、「行政特權」等辯詞,也都經台灣高等法院相關民、刑事判決予以嚴正駁斥在案,本件更一審單一判決竟指本案證據不足,殊屬無據。

北檢更對更一審判決對於起訴犯罪事實顯有誤認,酸高院可能「未詳閱卷證」。

北檢更強硬表示,更一審判決認定「總統本即不具有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及刑法洩密罪之犯罪主體身分」,無異宣告總統得基於任何動機目的,任意使用基於犯罪偵查目的所得的通訊監察秘密資料及偵查秘密資訊,倶可豁免任何刑事責任,這種見解實已戕害個人隱私、造成監控全民之寒蟬效應,進而侵蝕民主法治憲政基礎。

(中時 )

#判決 #北檢 #一審 #結果 #高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