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初選結果揭曉,由高雄市長韓國瑜勝出。初選階段的兩強相爭,韓國瑜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了事業經營有成、營造許多財經話題的對手,不免令人好奇,韓國瑜在財經領域上的主張,有何特殊之處?

從正式投入初選開始,韓國瑜提出財經政策的構想,主要有兩部分令人印象深刻,一是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設立,二是力挺中小企業的發展。這兩項主張,前者一度引發論戰,執政黨對此做法有較多的批評,至於後者,基本上,雙方的態度是一致的。

換句話說,拿出對中小企業經營有利的政策,吸引中小企業主的支持,不論執政或在野黨,都打著同樣的算盤。也因此,對於目前政府處理中小企業經營的解方,尤其過程中所出現的問題,韓市長同樣要嚴肅面對。

目前政府的中小企業發展政策,簡單的說,就是透過公股為主的金融機構撒錢,滿足業者資金面的需求,但執行上已出現許多亂象。例如,蘇揆日前要求各大行庫,積極推動的小企業戶放款,銀行為了交差,要求分行盡快落實,於是直接找上早餐店、漢堡店等往來客戶,拜託他們借錢,不只扭曲了原本政策扶植新創產業的用意,這些借去的錢,由於銀行只求去化、不問用途,風險當然高。

碰上這種情況,政府又開始要求銀行把關,控制好授信品質,但坦言之,這樣的要求是矛盾的,「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是不可能的事。如真的要將「充分滿足中小企業融資」當作最重要的事,那就必須接受「授信風險提高」的現實問題,換言之,要怎麼讓銀行在風險升高的情況下,還願意擴大授信規模,是政府真正要處理的事。

該怎麼做呢?其實協助銀行分散風險,特別是具有一定程度政策性風險的任務,從以前到現在、從國內到國外,若非設立專責的金融機構處理業務,就是設立專責的金融機構處理風險,在台灣,前者如曾經廣布全台灣,現在陸續被合併或轉型的中小企業銀行,後者就是目前歸屬在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下的信用保證基金。

以現況來說,由專責的中小企業銀行處理,廣度與深度恐都不足,所以藉著後者提供的分散風險機制,恐是讓銀行願意多做一些事的主要途徑。

事實上,信保基金最早是財政部下屬的周邊單位,後來移到經濟部,並由中小企業處主管,目的就是希望擺脫傳統上較嚴謹的放款規範,從業者需求的角度來思考,信保給企業的保證成數可以提高、本身的保證倍數也可進一步的提升。

害怕信保基金本身的財務狀況因此受到影響嗎?這恐怕是最不需要擔心的,基金性質很特殊,只要有政府挺,錢就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讓信保扛下大多數風險的同時,銀行核心價值之一的授信紀律,才能得到基本的維護─政府要先挺銀行,銀行才能做好中小企業的靠山。

(工商時報)

#韓國瑜 #企業 #中小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