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表訂工作時間是一天10小時,但我平均會做到12小時以上。」小花(化名)無奈地說道。她是一家中型博弈網站的中高階主管,知道記者來馬尼拉採訪,託我們帶上幾盒安眠藥,說自己需要好好睡上一覺。

即將滿30歲的小花,從台灣私校畢業後,待過服務業、科技公司,但待遇一般。2018年看到網路上的博弈業徵才資訊,決心為了百萬年薪南漂菲律賓。她說:「公司福利很好,一天供應5餐的食堂和免費交通車接送,在這裡工作,幾乎花不到自己半毛錢。」

像小花一樣,競相投入菲律賓線上博弈產業的台灣年輕人,多半是受到以下的徵才條件吸引:

運營主管:月薪10萬至15萬元,5年以上經歷,大學。

人事行政副總監:薪資面議,經歷不拘,大學。

市場總監、產品經理:月薪9萬至12萬元,專科。

除了主管職,在各種人力銀行網站上,還有更多基層人力需求,包括文字客服人員、行政人員及PHP工程師。

根據菲律賓移民局數據顯示,18年,就有超過20萬名中國人申請工作簽證,當中90%為網絡賭場相關工作。南漂的台灣人也不在少數,16年台灣駐菲律賓代表處所發布的訊息就指出,「近來國人前往菲國博弈產業工作情形日益增加,但網路博彩公司良莠不齊,時有護照遭扣留的情形發生。」

樣貌:團體行動的「菠菜」人生

線上博弈業雖在菲律賓合法經營,但究竟有多少公司拿到合法牌照,數字並不透明。今年3月,負責菲律賓博彩業監管的機構PAGCOR主席多明戈(Andrea Domingo)就指出,光是近幾年他們掃蕩的非法營運博弈網站,就高達3萬家。

來到這裡的中國人和台灣人,把「博彩」稱作「菠菜」,他們稱自己是「吃菠菜的人」。數以萬計「吃菠菜」的人,也在當地形成獨特的生存文化與生活地景。

和外派菲律賓白領工作者的工作模式不太相同,這些「吃菠菜」的人極少單獨行動,工作與生活總是「團進團出」。在公司安排下,多半集體住在酒店式公寓,上下班搭冷氣巴士往返,工作一結束,就馬上被送回住處休息。

不少受訪的主管告訴我們,馬尼拉治安不佳,要避免不必要的風險。

在馬尼拉工作的小花,也從不搭乘吉普尼(當地上班族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即使距離住處僅5分鐘路程,她依舊習慣預約私人車輛。因為受訪前幾周,她的同事才在大街上被持刀搶包,肚子硬生生被劃了一刀,報警後也破不了案;嚴重的貧富差距和敗壞的治安,讓不少博弈從業者心生恐懼。

限縮的生活圈、引人注目的大筆金錢交易、有時還得冒著替違法公司工作的風險,種種疑慮都加深了遠渡重洋的博弈移工的「封閉性」。

為了解決這股龐大壓力,有人選擇在短時間累積財富,有人縱情聲色,甚至「靠賭紓壓」,小花就是這樣的例子。「手氣好的時候,能贏個幾萬元,輸的時候,就沒那麼開心,想想反正是消磨時間,這些錢注定是要輸的。」小花瀟灑地說。

過去兩個月內,她到實體賭場6回,已輸掉10多萬披索(約新台幣6萬元)。對於自己賣命賺來的錢輕易散去,她不在意,因為她心裡還有別的投資打算——「買房」,這幾乎是每位南漂的博弈移工會想嘗試的生財之道。四十至五十平方米(約十五坪)大小的套房,通常是這些博弈移工們的首選。

處境:老華僑稱他們「蝗蟲過境」

17年,小花的同業在馬尼拉灣區的帕賽市(Pasay City)相中一處套房,要價300萬披索(約新台幣180萬元),後因頻繁出差,錯失出手機會;短短一年後,該處售價翻了1倍,來到600萬披索(約新台幣360萬元)。

我們實際走了一遭,在當地開發商SM集團(S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的展售中心,房產銷售業務鎖定的全是華人面孔,他們端出一戶戶位於馬卡蒂市中心、26平方米(約7坪大小)的全新套房,開價600萬披索,強調景氣火熱,半年內價格就會飆高4成。

對於「菠菜業」所產生的巨變,在菲律賓生活了60年的老華僑王為仁形容,「那就是蝗蟲過境。」雖然博弈業帶動明顯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但經濟成果卻沒有回饋到一般民眾身上,反而集中在少數中國業主身上。

不僅如此,產業內大量中國族群也未準備融入當地,而是維持一貫作風,容易與當地人形成衝突;一旦中國與菲律賓聯手嚴打非法業者,首當其衝的,絕對是過度仰賴博弈產業的菲國經濟。

前景:轉業不易,難以賦歸之路?

菲律賓社會對立的矛頭,皆指向博弈產業,身在其中的台灣博弈移工,處境也同樣矛盾。

文章來源:今周刊

(中時電子報)

#博弈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