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吹降息風,新興債市尤其亞高收呼聲高!盧米斯賽勒斯副總裁兼新興市場債券投資組合經理伊麗莎白.珂萊倫(Elisabeth Colleran)22日來台時指出,美國聯準會邁入降息循環,全球貨幣環境寬鬆、加上新興市場經濟成長率高於已開發國家落差也擴大吸引資金流入等兩大利多,皆有利新興市場債市表現,她特別看好亞洲高收益債券市場。

伊麗莎白.珂萊倫(Elisabeth Colleran)分析,2019年1月至今市場主要圍繞在二大議題,一是美國聯準會的下一步、二是中美貿易戰爭、美國與墨西哥、歐盟等國的貿易紛爭。而新興市場股市、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的波動都很大,但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公司債與主權債影響較小。

就基本面來看,新興市場總經環境全球良好經濟成長,新興市場企業信用品質、營收改善,會持續去槓桿化、現金流產生力也在改善中,違約率會在歷史平均下,聯準會一降息其他國家也有降息空間。

伊麗莎白.珂萊倫預期今年新興債市的違約率會緩步上升,但2019年新興市場債券的違約率仍會維持在歷史低檔,預期整體新興債市違約率會從1.25%攀升到2.5%。

就評價面來看,伊麗莎白.珂萊倫認為,雖然,新興市場債券利差年初以來已收斂一波,但仍比已開發國家利差更有吸引力,現在新興市場高收債的利差仍是美高收的1.4倍,仍有投資價值。

不過,伊麗莎白.珂萊倫提醒,美國若降息幅度不如預期的話會是個風險。目前市場預期2019年7月31日會降25個基準點、年底再降25個基準點,這樣的幅度可支撐美經濟成長,但中美貿易戰延燒但聯準會的降息幅度不如預期就會引發市場波動。

盧米斯賽勒斯投資組合經理周秋霞(Thu Ha Chow)則表示,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占全球比重愈來俞高。2019年全球GDP預估達3.4%,其中亞洲占全球GDP58%,2020年會到65%,而2024年全球GDP75%會來自新興市場(含歐非中東)。中國2019年GDP預估為6.3%,貿易戰全面開戰的話,會再下修50個基準點,但中國會有政策來因應,不會硬著陸。

周秋霞指出,在聯準會降息預期的心理下,美元預計會維持區間盤整到第三季,未來也會抑制美元走強。在聯準會鴿聲起、印尼印度大選結束,可以開始反應良好的基本面等因素下,新興市場資產下半年會延續強勁。

周秋霞觀察,就夏普值來看,亞高收比美高收還好,過去亞高收有80%由本地投資人所吸收,但未來已開發國家的資金會流向亞洲追求收益,全球投資人的需求量也增加。

(工商 )

#市場 #新興 #新興市場 #全球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