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淑勤與檢場在大愛劇場《人生二十甲》飾演夫妻阿雪師姐與阿秋師兄。(林淑娟攝)
柯淑勤與檢場在大愛劇場《人生二十甲》飾演夫妻阿雪師姐與阿秋師兄。(林淑娟攝)
柯淑勤與檢場在大愛劇場《人生二十甲》飾演夫妻阿雪師姐與阿秋師兄。(林淑娟攝)
柯淑勤與檢場在大愛劇場《人生二十甲》飾演夫妻阿雪師姐與阿秋師兄。(林淑娟攝)

金鐘視后柯淑勤與檢場在大愛劇場《人生二十甲》飾演夫妻阿雪師姐與阿秋師兄,51歲的柯淑勤23日出席新戲首映時透露,去年底拍這部戲時,是她更年期症狀發作的高峰,特別是飆汗問題造成生活與工作很大的困擾,每次一發作就大概有15秒會如下雨般狂冒汗,她在拍戲現場感覺要發作時就喊「等一下」,工作人員都會一陣緊張,以為影后要培養情緒,或覺得哪裡不對,「幾次以後,我就跟大家說,不好意思,是我更年期,不是我要培養情緒啦!」

柯淑勤說,如果更年期症狀已經嚴重影響生活或工作,就必須就醫,但不管有沒有就醫,都必須學習與這些症狀和平共處,知道那些都是正常反應,她當時也想出很多方式來紓解這些不舒服,例如睡覺時怎麼處理她的汗。她透露去年狀況真的很嚴重,睡覺時必須床上鋪大浴巾、脖子放小毛巾,「因為一流汗就會熱醒過來,如果沒有擦乾,風一吹又會冷,所以我都是邊睡邊擦汗」,現在狀況則已經好多了。一旁的檢場笑說:「難怪妳那時肅殺之氣很重!」並說自己沒遇到男性更年期症狀,老婆李翊君也還沒更年期。

檢場劇中飾演造墓顧墳的阿秋師兄,他說拍戲場景的墳場在觀音山,是全台灣最大的墳場,感覺很恐怖,幸好他沒有遇到拍夜戲,但光是在墳場拍攝一星期左右,就讓他對人生感觸很深,「在那裡看到很多新的墓、古老的墓、有錢人的墓、窮人的墓。以前的人都說要入土為安,我在這裡看到人生百態」。他拍這戲沒過靈異現象,進墳場拍戲身上也只有放個紅包袋求心安,「阿秋師兄、阿雪師姐他們家就真的在墳場旁邊。其實對真正顧墳的人來說,他們對墳根本視若無睹,沒什麼感覺,每天過該過的日子」。

他說已經交代女兒香奈兒,以後他走了,就把他燒一燒,找棵樹挖個洞,用樹葬,變成樹的養分,回歸大自然,也不用立碑,就認那棵樹就好,「因為沒有意義,想我的話,就看看我的錄影帶就好,反正我從年輕到現場那麼多作品,連《黃金拍檔》影片網路都找得到!」

柯淑勤貴為影后,卻胭脂不施,一臉自然素顏出席首映記者會,她笑說因為自己真的沒有化妝品,平常工作、拍戲會有人負責梳化,但大愛台記者會沒有,她於是只擦隔離霜就出門,如果真的有人要送她化妝品也是浪費,因為她根本不會用、不用化妝,平常出門運動、爬山甚至連防曬產品都不擦,「出門就出門啊,長斑?誰沒有斑?我不care!」

檢場的18歲女兒香奈兒去年8月前往美國就讀伯克利音樂學院,最近放暑假回台灣,預計8月底會回美國繼續讀書。香奈兒住學校,她的同校好友歐陽娜娜住學校旁邊,兩人上課也常常會遇到。香奈兒去美國念書後跟在台灣時相比突然變得好輕鬆,她一周只需要上課四天,其餘三天就自己安排自己的事。

被問如果女兒交往老外OK嗎?一旁的柯淑勤馬上眼冒愛心說:「生個混血娃娃好可愛耶!」也透露自己的女兒杜蕾已經交了一個法國男友。檢場卻不以為然地說:「但我不喜歡。我有提醒女兒,要考慮清楚會有文化差異、種族歧視。剛好我女兒也討厭這兩樣,她們在學校也大多只跟東方人交往互動,老外看不起黃皮膚。」

他說過去10幾年因為每天6點半要叫女兒起床上學,被調整作息到無法熬夜,雖然女兒已經出國念書,但他還是一樣早起,就去運動,例如爬山、打高爾夫球、打羽球,每天晚上吃完晚餐還都會逛街走路一個半小時,「走在那些熱鬧的地方很開心」,雖然有時會拖著老婆一起走,但老婆比較喜歡有氧運動。

(中時 )

#柯淑勤 #檢場 #人生二十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