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連私菸金流都是不可說的「國安密帳」?對於鉅額刷卡涉及洗錢,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黃光熙扯溢繳、預繳,差在有沒有額度,這根本是在騙外行,因為按照銀行實務,根本無法分辨是溢繳還是預繳,這不只毫無專業,更是公然說謊。

在爆發私菸案後,《中時電子報》便獨家披露,這一定是透過事前溢繳款項,才能夠提高到600萬以上的額度,也是因「先繳後刷」作法,才有辦法狂刷645萬元。

黃光熙的說法是,此案是採「預繳」方式而非「溢繳」,也就是預繳了645萬元進入信用卡帳號。而溢繳是指卡費若2萬卻繳了3萬元,多出的1萬即溢繳,溢繳有150萬元的額度限制,「預繳」的額度則視各銀行的規定且有異常才要通報。

這簡直是公然說謊,在銀行的實務中,根本不可能分辨是溢繳還是預繳。請問,如果吳宗憲上個月帳單是5萬元,為了刷645萬元,所以繳了650萬元進帳戶,這到底算是溢繳還是預繳,黃光熙不只缺乏銀行實務,更是在騙社會大眾。

既然沒辦法分溢繳還是預繳,就不會有溢繳有150萬元的額度限制、預繳靠銀行內稽內控的差別。因為不管是溢繳還是預繳,在銀行的電腦中,可用餘額就是原始額度加上多繳的錢,理應可以刷好刷滿,但能不能刷過,是看銀行的風險機制。

換言之,吳宗憲涉及「先繳後刷」的類洗錢行徑,不管是現金繳款或是轉帳,銀行都應該要做好風險控管,這絕對不是扯什麼溢繳還是預繳就可以過關。如果黃副局長這麼不專業,不妨把銀行卡部的人叫來,問問看溢繳預繳怎麼分,再來說明。

金管會不做好洗錢防制,只會玩弄專業名詞,騙不懂的民眾,如今只能用「目前個案已進入司法調查,據洗防法第17條,對於相關案情、有無通報等,不管是公務人員還是非公務人員都必須保密。」來搪塞,有夠悲哀。

(中時 )

#溢繳 #預繳 #銀行 #額度 #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