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1991年1月17日,被稱為「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的沙漠風暴行動(Operation Desert Storm),被視為現代化作戰的典範,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取得壓倒勝利。但是美國仍有戰鬥損失,第一名陣亡的美軍是飛行員麥克‧史貝奇 中校(Michael Scott Speicher),他在行動的第一天駕駛F/A-18大黃蜂戰機對巴格達進行空襲,然而他沒有回航,而是遭到擊落,這件事美國在很多年後才知道他的死因。

史貝奇 沒有返航,被列為失踪人員,在戰爭還沒結束時,猜況他可能被俘虜了。但是五角大廈其實一無所知,連他是怎麼被擊落都不知道。海軍最初的猜測是,史貝奇可能是被地面的防空系統(飛彈或是防砲)擊落的,因為他們不認為落後的伊拉克戰機,有能力擊落先進的F/A-18,然而事實上,史貝奇的戰機就是被落後了一個世代的MiG-25狐蝠戰機(Faxbat)給擊落。

F/A-18C大黃蜂戰機,他的後續機F/A-18E超級大黃蜂,仍是美軍航艦的主力。(圖/美國國家圖書館)
F/A-18C大黃蜂戰機,他的後續機F/A-18E超級大黃蜂,仍是美軍航艦的主力。(圖/美國國家圖書館)

在一本名為「鷹式戰機與米格機的對決」(F-15C Eagle vs MiG-23/25)的書中,詳細提到了「狐蝠」擊落「大黃蜂」的全過程,這位伊拉克的飛行英雄名叫蘇哈爾‧戴沃德(Zuhair Dawoud)。

MiG-25攜帶的R-40中程飛彈,北約稱為AA-6。(圖/米格)
MiG-25攜帶的R-40中程飛彈,北約稱為AA-6。(圖/米格)

先說回美軍的陣式,當天美國海軍戰機幾乎全部出動,包括10架負責攻擊雷達站與空中護航的F/A-18C大黃蜂戰機、12架負責轟炸的A-6E入侵者攻擊機、2架高空護航的F-14雄貓戰機,並組成巨大的空中方陣。

不過,在同一時間,美國空軍也有出擊,由於雄貓戰機的電子識別無法辨認美國空軍戰機,為避免誤擊友軍,所以西側是不搜索的,那裡是美國空軍的作戰地點。

伊拉克空戰英雄蘇哈爾‧戴沃德,現在隱姓埋名。(圖/F-16.NET)
伊拉克空戰英雄蘇哈爾‧戴沃德,現在隱姓埋名。(圖/F-16.NET)

凌晨3點30分,唯一仍在空中的伊拉克空軍戰機,是一架試圖攔截美軍B-52轟炸機的MiG-29,這架MiG-29發現大批的美國海軍戰機襲來,他立即通報卡迪西亞(Qadisiyah)的空軍基地,而當時待命的是4架MiG-25,其中一名飛行員就是戴沃德。

他回憶道,地勤技術人員已經為這一刻做好了準備,所以起飛速度非常快,「我接到電話後的三分鐘,戰機就已離地起飛。起飛後,我切換到安全通訊頻率,並與地方防空部門建立起聯繫,由他們來指引我敵機的位置,因為我的戰機使用的Smerch-A2雷達,還處於暖機狀態,能夠使用還需要幾分鐘。我得知敵機位置後,立刻轉向南方,開啟後燃器加速到1.4馬赫左右,朝向美軍空中方陣的中心衝去。

有好幾位美軍飛行員看到這位「敵將」衝來,比如F/A-18戰機領隊安德森,他就看到兩道拖著超長火焰的戰機在夜空中,只有MiG-25才有那麼巨大的火焰,安德森立即試圖用雷達鎖定這架MiG-25,結果對手憑著高速脫離了雷達範圍。

相對的,駕駛MiG-25的戴沃德,在口述中也提到這一段,他說:「當我的雷達仍在暖機時,有一架敵機試圖用雷達鎖定我,那時候我距離敵機編隊大約90公里。所以我進行了一次艱難的操作,擺脫他的鎖定。」

安德森的雷達找不到MiG-25,於是他希望這個空域的E-3空中管制機幫忙找尋,然而快速爬升的狐蝠剛剛出現在E-3雷達範圍的最邊緣,而且由於戴沃德沒有開雷達,也就捕捉不到電子訊號,使得E-3無法確認目標是敵對的。此時,安德森的大黃蜂戰機,和戴沃德的狐蝠都轉向彼此,呈現面對面的態勢,正當安德森打算再次鎖定MiG-25時,戴沃德的MiG-25再開後燃器,夜空中巨大的火光,導致安德森失去了視線,立即消失在他的身後,並朝著安德森的僚機們殺去。

史貝奇 正在專心的搜索地面雷達站,準備以高速反輻射飛彈來攻擊,完全不知敵機來襲;另一方面戴沃德的火控雷達終於暖機完成,他與地面雷達站回報剛才與美軍交手的事情,雷達站導引戴沃德回到原來的攔截路線,此時MiG-25離目標38公里,他找了其中一架敵機鎖定,閉上眼,發射了巨大的R-40RD飛彈,幾秒鐘後,目睹了空中的巨大爆炸。

這是伊拉克空軍的戰積,也是MiG-25唯一的擊墜紀錄。

史貝奇的座機墜毀在卡迪西亞以南100公里的沙漠地帶,但是此處地廣人稀,即使美國打贏了這場戰爭,仍沒有找到,直到1995年才發現座機殘骸,並且取得飛航記錄器,確定被空對空彈擊中。美國中央情報局直到2001年才確認史貝奇的死亡,但沒有找到他的遺體。

直到2003年第二次伊拉克戰爭之後,美國軍方訪問到埋葬史貝奇遺體的當地貝都因人,才算是尋到他的下落,原來史貝奇有彈射,但降落後身受重傷,不久就死了,伊拉克軍方沒有找到他,而是當地游牧部落發現,並且埋葬起來。2008年,海軍陸戰隊員找到了他埋骨地點,並將遺骨送回了美國,並且從顎骨取得的DNA,證實了身份。

美國海軍為了紀念這位陣亡的弟兄,在佛羅里達州彭薩科拉海航基地(Naval Air Station Pensacola)中,展出一架復刻史貝奇塗裝的戰機,並撫恤慰問史貝奇的家庭。

在陣亡十幾年後,史貝奇中校終於回家了。(圖/美國海軍)
在陣亡十幾年後,史貝奇中校終於回家了。(圖/美國海軍)

至於達沃德,他沒有成為伊拉克的英雄,因為在1991年戰爭的最初幾天,他們收到了數十份類似的報告,但是絕大多數都是吹牛的戰報,而伊拉克在戰爭期間,好消息實在不多。

雖然達沃德提供了空戰的位置,以及敵機可能的墜毀地點,但官員們並不清楚在哪裡可以找到被擊落的美國飛機的殘骸。

當年,伊拉克有俘獲一名美國海軍F-14飛行員拉瑞·史萊德中尉(Larry Slade),但這是地面防空飛彈的戰績。

直到1995年,伊拉克飛行單位才確定他的擊落戰機,達沃德就給當時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海珊寫了一封冗長的信,解釋了他的空戰所有細節,以及他從美國書籍中,讀到關於自己的戰功,這促使巴格達確認他的成就。

不過,在第二次伊拉克戰爭之後,他被迫離開伊拉克,現在流亡海外。

文章來源:Iraqi MiG-25 Foxbat Pilot explains how he was able to shoot down Lt Cdr Speicher’s F/A-18 Hornet the first night of Operation Desert Storm
文章來源:Who Shot Down U.S. Navy Pilot Scott Speicher?
文章來源:咬人的狐蝠—來自伊拉克的說法

(中時電子報)

#MiG-25 #F/A-18 #伊拉克 #沙漠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