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工會26日踢爆,停辦5年的永達技術學院,等待法院判決是否解散全體董事職務期間,永達校董親屬竟以高利貸借永達2400萬元,6年後永達必須還4200萬,根本是左手借右手。教育部稍後回應指出永達董事長謝金龍與其二親等親屬謝碧霜之間是私人借貸。

高教工會表示,永達2014年停辦後仍使公共校產溢流數億元,今年3月教育部向法院申請永達全體董事解職,不料由久鋒國際企業入主取得多數席次的本屆董事會正上演「五鬼搬運」。根據司法院公布的判決書查詢系統:永達董事會讓永達學校與自家人,即謝碧霜(永達學校董事長謝金龍二親等親屬)與李欣潔(學校董事之一親等親屬)簽訂極不合理的「借貸契約」,然後再透過該自家人以債權人身分向法院申請「支付命令」,以使自家人能取得學校的鉅額債權,明顯違反利益迴避原則,也違反《財團法人法》第15至第17條。

根據屏東地方法院今年6月做出的支付命令裁定,債權人謝碧霜要求永達不但要償還既有借款2410萬元,而且逐年還要累積高額利息與違約金,6年後本金加上利息與違約金高達4217萬;李欣潔也提起300萬元的支付命令,並同樣要求鉅額違約金。

高教工會質疑,永達董事會深知學校已停辦,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有現金收入,卻違背常理跟自家親人訂定極不合理的「吸血借貸契約」,而教育部又為何能放任學校董事會移轉校產?高教工會除了要求永達董事會說明金流去向,也要求教育部派員調查。

教育部技職司專委柯今尉說明,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106年10月向謝碧霜借款2700萬元,借據是謝金龍以永達技術學院董事長名義簽署,但謝金龍是隔年1月才當選董事長,不但此借據有偽造文書之嫌,此筆借款也應屬私人借貸,與學校、法人無關。另外,學校107年3月份將該筆借款列入「借入款變動表」,但教育部並未同意且當時已明確函知。另教育部已今年5月委託會計師查帳,並將董事會不法情事函送屏東地方法院。

(旺報 )

#永達 #教育部 #學校 #董事會 #借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