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奧會(IOC)在里約奧運後修改了規定,允許未經變性手術的跨性別者參與女子比賽,條件是賽前12個月把睪酮素濃度控制在一定標準。英國退役女將戴威絲(Sharron Davies)對此憂心忡忡,她批評IOC罔顧女子運動員的權益,並且預估奧運首位跨性別奪牌選手將於2020年東京奧運出現。

戴威絲對英媒BBC表示:「我相信IOC後來會修改規則(禁止未動手術者參賽),但在IOC醒悟之前,女子選手會先被犧牲。」她認為跨性別者(男跨女)在青春期已經獲得大量雄性優勢,只在賽前12個月控制睪酮素也不足以消去跟一般女人的差距。

跨性別單車選手麥坎納(中)勇奪UCI大師賽女子金牌。(美聯社資料照)
跨性別單車選手麥坎納(中)勇奪UCI大師賽女子金牌。(美聯社資料照)

加拿大跨性別自行車手麥坎納(Rachel McKinnon)去年摘下UCI大師賽女子35-44歲組金牌。她的推特湧入10萬則謾罵留言,但她自豪這是「彩虹的一大勝利」,並且辯稱「我的骨架比較大,所以騎上坡路段沒有優勢」。根據麥坎納的看法,成年男子只比女人強壯8-12%,小於女人之間的差異,因此沒有不公平的問題。

日本法律要求跨性別者(男變女)必須經過「性別認同障礙」鑑定,而且已婚或擁有未成年子女的也不可變更性別。路透去年報導,日本75%女性認同跨性別者(男跨女)應享有相同法律權益,但在情況特殊的體育競技方面仍有爭議。

戴威絲號召60名女子運動員聯名寫信給IOC主席,希望他正視跨性別者對女子項目的衝擊。IOC沒有回應戴威絲,只向媒體表示他們會就醫療、科學、法治人權的多方考量來制定參賽規則。

(中時電子報)

#東京奧運 #I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