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全代會28日正式提名高雄市長韓國瑜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但初選的對手郭台銘缺席,也有幾位縣市長未出席,讓不少人憂心藍營的整合問題。

此次全代會通過黨章修正案,刪除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條文,讓吳敦義主席未來的動向受關注;也有耳語傳出,初選落敗的朱立倫想爭取不分區立委以攻立法院長大位。朱主動澄清謠言,卻也感嘆不知國民黨基因出了什麼問題,缺乏團結,總是有人在背後捅刀。

其實無論是藍營、綠營,內鬥都是常見之事,甚至相較於國民黨還會維持表面和諧,民進黨可常殺到見骨。那為何藍營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形象會如此鮮明?其實就與民進黨鬥得再凶,競爭結束後就能快速癒合;反之,國民黨即使打得不慍不火,卻會造成永久傷痕有關。

導致兩黨癒合能力不同的關鍵,就在兩者權力運行的制度不同。雖然兩黨都採直選,賦予黨主席重要地位,但民進黨是集體領導,黨主席僅是中常會、中執會的最大要角,仍受其他中常委、中執委箝制,無法專任獨斷,這次卓榮泰在初選的無力便是最好例證。國民黨則由於過去的歷史依循,從總理、總裁到黨主席,制度都以利於黨主席集權為設計,雖然名義上黨主席只是中常會之主席及一員,但自身綜理黨務的職權和常委的構成、議事規則、人事權等優勢,都使得國民黨主席實際呈現獨任制,而非合議制的權力運作。

對國民黨來說,獨任制贏者全拿的特性,為其開啟反覆內鬥、無法癒合的潘朵拉之盒。贏者,不須也不願分享權力;輸家,不甘也不想盡棉薄之力,於是便出現緊抓大權和扯後腿的惡性循環。民進黨的中常會合議制則提供奪不下黨主席大位的派系,有一處安身立命之地。

此外,由於國民黨傳統的中央與地方派系分離,不只中央、地方山頭互鬥,中央與地方之間也頻繁角力,地方人才難以步入中央,中央人物也通常被隔絕於地方之外。結合黨主席獨任制,非主席或非親近派系人馬罕能獲取黨職,在內鬥之外,更造就了國民黨的青年斷層。

因為對無背景的青年來說,站上政治舞台的第一步,黨職至關重要。但在中央贏者全拿,跟錯人就拿不到門票的情況下,自然就讓許多青年只能當終身幕僚。尤其這幾年黨主席頻繁更換,更讓數批人才輪流進入冷宮。甚者,即使喜獲黨職,由於中央、地方分離,對比民進黨在地方可獲派系支援,藍營青年只能孤軍奮戰,最終,只有萬中選一的人才能脫穎而出。

總體來說,制度問題必須制度解決。倘若沒有進行制度革新,國民黨的內鬥和青年斷層問題必將繼續存在。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中國時報)

#國民黨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