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為了隨護私菸案,目前已經進行了兩波大規模懲處,懲處範圍之大,超過歷年國安特勤或是總統府侍衛室隨扈違法犯紀案的程度,朝野立委要求國安局應該在本週提出調查報告,還不斷外傳將會有第三波針對國安局及特勤中心的懲處出爐,但到底該依法論法,依權論責,或是要無限上綱?也引起立委間爭論。

國安人士比喻,一位從三軍官校,訓練畢業分發到一線部隊的軍官,如果在部隊中涉及貪瀆或是違紀,官校與校長、甚至學生隊長要不要負起教育訓練不週,督導不嚴之責?國安局責訓練人員,侍衛室負責人員運用管理,就是官校與部隊的這種關係。

如果以目前懲處名單來看,國安局長下台,負的就是政治責任,總統安全就是國安問題,身為局長無法事前掌握,杜絕查弊,打包走人只是剛剛好。正、副侍衛長、內衛及外衛主任,身為總統隨扈管理調度單位直屬主管,平時負責管理、考核與勤務派遣,更該負上直接責任。

但在體制上,似乎與總統府侍衛室「有些」相關,但實際上又「不相關」的國安局與特勤中心,是否也要聯同'一起蓋括承受,就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仔細探究私菸案手法及過程,不管是「依循往例」或是「長官交代辦理」,抑或是「從中圖利」,承辦人與交辦者、購買者刑事責任絕對跑不掉,因此除了個人行為外,交辦的長官到底是誰?哪一個層級的哪一位人?就必須盡快揪出究責懲處。

以現行國安特勤體制,不管是國安局或特勤中心,對於侍衛室向來是採「不碰、不問、不管」三不政策,侍衛室就是個在天子腳下自成一體的「特殊單位」,總統的隨扈勤務編排,完全由歷任正、副侍衛長及內外衛室主任「四大巨頭」一手掌握。只有人員不足時,才會向特勤中心「要人」。

國安局內,包含特勤中心,內部都有嚴格的忠誠考核,所有人員必須定期測謊,但是,國安局向來「不敢」對侍衛室進行基本忠誠考核或是任何勤務上的督導。因此,私菸案是否要誅連九族,確實有討論的空間。

目前國安局與特勤中心已經正在積極的展開總統大選維安人員訓練,正值此時卻面臨此一打擊,不少國安局人士坦言,對整個基層士氣打擊很深,更多人認為「個人造業個人擔」,違法亂紀者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但也不能將國安特勤污名化。

整個政治與社會氛圍見到「國安特勤」的影子就開槍,對於未來該如何正常體制化進行改造,除了打爽喊爽以外,完全毫無助益,

(中時電子報)

#國安局 #特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