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比歐、温貞菱、周厚安。(公視)
法比歐、温貞菱、周厚安。(公視)
公視旗艦歷史劇《傀儡花》舉行增資募資暨前導影片發布記者會。(公視)
公視旗艦歷史劇《傀儡花》舉行增資募資暨前導影片發布記者會。(公視)
温貞菱。(公視)
温貞菱。(公視)

公視旗艦歷史劇《傀儡花》29日舉行增資募資暨前導影片發布記者會,金獎導演曹瑞原率温貞菱、法比歐、周厚安、查馬克·法拉屋樂、雷斌·金碌兒及余竺儒等首波公布的6位主演,以劇中造型亮相。温貞菱繼《一把青》後再度與曹瑞原合作,挑戰導演口中這個台灣影視史上難度最高的戲劇角色「蝶妹」。而她與法比歐、周厚安,竟都與他們飾演的150年前的故事主角有不少巧合!

温貞菱飾演的「蝶妹」是客家人與原住民混血,必須同時以4種語言演出,這也讓同樣擁有多國混血的溫貞菱相當有感:「我媽媽是菲律賓、西班牙混血,她剛來台灣時不太會說中文,加上常常早出晚歸工作,因此小時候不能理解為什麼媽媽和別人不同,又忙到無法照顧我和姊姊,所以曾經很排斥菲律賓文以及英文。」

温貞菱也坦言:「看完故事大綱就知道會是場硬仗,是導演給了我信心,他先相信我,我才相信我自己。」曹瑞原導演認為這是有史以來最艱難的影視角色,從飾演西方人身旁卑微的婢女到後來成為改變整個故事的關鍵人物,這個過程非常不容易,他希望温貞菱能暫時卸下演員的光環,重新去詮釋,思考如何演出亮度跟光芒,就像鞏俐當年已是如日中天,卻願意去飾演《秋菊打官司》的一個農婦。

温貞菱說,本來蠻擔心客家話,但後來發現老師唸過一次,她幾乎就是記得了。現在反而比較擔心的是排灣族語。因為是從頭學起,現在在上語言課,先上基本發音,再看單字要怎麼唸。之後還要學騎馬、編織上文史課。知道對手演員是法比歐後,她覺得要跟法比歐及周厚安用英文對戲很緊張。不過跟法比歐私下一相處就感覺很麻吉,所以還沒有感覺到「電力」到這件事情。

劇組之前拍前導影片場景多在原始自然環境,温貞菱在水中拍攝時曾不小心被蜘蛛咬到,隨行醫護師當下為她處理傷口,所幸沒有大礙。

法比歐飾演前來調查「羅妹號事件」的美國領事的「李仙得」,曹瑞原透露,原本想往好萊塢或澳洲找,尋覓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合適人選,後來同事給他看了法比歐照片,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後來更發現,李仙得跟法比歐兩人的法國家鄉剛好相距150公里,而且法比歐來台灣已有7、8年了,他也熱愛台灣,對台灣歷史了解,就是這角色不二人選,法比歐還開玩笑說,可能他一直留在台灣沒有回去就是為了接演這角色吧。法比歐也說,愈了解這角色愈覺得很有緣,「李仙得的爸爸是藝術家,我爸爸也是。他21歲跟美國女生結婚、搬去美國,我是21歲搬來台灣」。

法比歐當年來台灣當交換學生後,就留在台灣,他說原本來台灣前的目標是去巴黎,沒想到後來會留在這裡,一開始兩、三年都是接模特兒、廣告工作,一直想當演員的他也沒想到有一天真的可以演戲,只是現在拍過兩部電影,也接了這部戲,卻還沒有機會用他最熟悉的法文演戲,「畢竟語言有差,如果是用我的母語法文,我馬上就可以了解感受到劇本的狀態,但如果是中文或英文的話,就會比較需要時間去理解」。

周厚安飾演英國洋行代理人「必麒麟」,曹瑞原形容他純真、淘氣頑皮的個性與必麒麟很像,都是喜歡雲遊四海、四處冒險的冒險家,對整個世界充滿好奇,且兩人是同月同日生。首波劇照公布後,周厚安的臉書收到眾多留言,說他長得很像「奧蘭多布魯」,周厚安對此讚美笑回:「希望拍完《傀儡花》之後,歐美的觀眾看到我會說,奧蘭多布魯什麼時候去學中文的啊?」

此外,首波公布的三位重要原住民角色,分別是排灣族的查馬克・法拉屋樂及雷斌・金碌兒,飾演斯卡羅族群大股頭「卓杞篤」及二股頭「伊沙」;引發「羅妹號事件」的龜仔甪部落首領「巴耶林」由九天民俗技藝團的余竺儒演出。曹瑞原表示,在準備《傀儡花》的過程中,其實多次碰壁,例如排灣語方面就是一個例子。今天查馬克・法拉屋樂和雷斌・金碌兒願意演出,就是想要請他們來講「屬於自己族人的故事」。站出來,大家一起來完成,就能更拓展開他們原本就有在做的文化傳揚工作,也能更有力道地去做文化傳承的工作,去復育文化。希望這些藝術家的挺身而出,能夠讓許多部落年輕人好奇跟尋找,這會是一個很大的任務。

公視旗艦歷史劇《傀儡花》(Lady the Butterfly),劇情改編自陳耀昌醫師同名原著小說,故事背景發生在1867年,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恆春半島南端外海發生船難,船員登岸求生,因誤闖原住民領地遭戫首,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奉命前往調查,而後與琅𤩝十八社大股頭卓杞篤(Tou-ke-tok)簽署和平盟約「南岬之盟」,其中原住民女孩「蝶妹」與西方領事李仙得的愛情故事將貫穿全劇。預計今年8月正式開拍。為刻畫呈現150年前福爾摩沙的樣貌,劇組從去年5月即開始勘景。劇中温貞菱飾演的「蝶妹」一角有著客家人與原住民混血的背景,因通曉各種語言,接觸到前來調查「羅妹號事件」的美國領事「李仙得」。

曹瑞原導演表示:「《傀儡花》是政府對影視產業展現企圖的開始,但是1.55億的預算要拍好整部片,實在困難重重。」曹瑞原認為,勇於突破才能開創新局,透過前導影片拍攝,除了進行製作測試,也希望呈現出《傀儡花》的規模格局以及製作企圖,「現在影視產業面臨的是國際市場的競爭。也希望有更多的企業一起共同來完成《傀儡花》,讓《傀儡花》在現在只有政治意識形態的世局中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股清流,再度讓我們能回到這片土地、回到人,這才是台灣永遠的價值。」

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表示,20幾年前就想為台灣製作一部歷史劇,謝謝陳耀昌醫師寫了《傀儡花》,從上屆董事會開始,歷經4年的醞釀,公共電視開台以來,第一齣歷史旗艦戲劇終於誕生,要感謝曹瑞原導演承擔這份艱鉅的責任,大家共同攜手合作。這部戲的經費,除了現有的文化部前瞻預算1.55億元外,經過曹導一年多的規劃,認為必須透過更高品質的場景與動畫,才能貼近原著的時代背景,因此還需要約4千萬元的資金挹注。她強調台灣不缺愛台灣的人,大家都願意出錢出力,但重要的是,大家更應該要團結起來,募資一個單位是200萬元,希望在這個歷史的時刻,大家能夠共襄盛舉。

(中時 )

#温貞菱 #法比歐 #傀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