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順利在國民黨總統初選出線,接下來除了要面對黨內整合的考驗外,最重要者莫過於政策的提出,兩岸將是重中之重。蔡政府執政3年,反中、仇中倒行逆施,讓兩岸關係大倒退,傷害了兩岸官方和民間的互信,韓國瑜的兩岸政策要能撥亂反正。

修復兩岸關係是艱鉅的工程,事實上早在馬政府執政後期,兩岸關係的發展就已出現阻力。當時部分民意強烈質疑兩岸和平紅利並未惠及全民,極力抵制兩岸經貿關係的推進。這也意味未來兩岸經貿合作,必須在政策規畫細節層面更加審慎,不能單純以為簽署了合作協議就可以一勞永逸。同時,隨著兩岸關係進入深水區,許多深層次的困難癥結已經浮現。尤其台灣社會對大陸政治體制心存疑慮,對一國兩制更是畏懼,香港的反修例抗爭不斷升級,進一步深化了台灣社會的疑中心理,民進黨政府藉機大肆宣傳反中,長期以來被民進黨打成親中政黨的國民黨,左右為難,早已失去論述能力。

國民黨失去「有能力處理好兩岸關係」老本後,大陸已放棄「寄希望於國民黨」,一方面祭出各種惠台政策,直接嘉惠台灣青年和基層民眾,另一方面又提出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希望自行啟動兩岸民間政治對話,顯示中共已決心繞過國民黨走自己的路,國民黨遭左右夾殺,話語權已大大降低,韓國瑜實不必幻想自己擁有兩岸交往的優勢。事實上,在蔡英文狂打國安議題、炒熱反中氛圍大背景下,兩岸問題甚至可能成為國民黨的票房毒藥。

因此,韓國瑜不能只思考如何處理兩岸現狀問題,而要拉高格局思考如何帶領國民黨贏回兩岸主導權,不僅要在台灣社會內部引領兩岸關係的發展走向,在兩岸之間也要提出具前瞻思維的論述。

香港的經驗和教訓確實值得國民黨認真審視,並從中歸納經驗。香港主權已經回歸中國,香港問題是單純的政府治理問題,無涉國家主權,這與兩岸問題性質不同。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主權,中共也從未在台灣施加統治,在兩岸統一進程中,台灣當然有對等的話語權和決定權。不過,透過香港的管治困境,卻也可以從中預判兩岸統一之後可能出現的問題,應思考如何通過兩岸交流進程加以化解。

香港與大陸既存在制度差異,又因為融合進程不完善,因而出現回歸後適應不良的局面,加上近年來政改訴求風起雲湧,香港社會愈來愈像台灣,充滿了政治正確的強勢話語體系,政府很難與民間和反對派進行有效的溝通。這也說明,當初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過於簡化,對兩制並存、互不干涉的可能結果缺乏必要的評估,結果就是雖有兩制之形式,卻讓兩制處於對抗狀態。

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就算台灣實施了一國兩制,也將如同香港般出現適應不良症。長治久安計,大陸應該思考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與程序的合憲性問題,台灣對一國兩制也不能僅僅流於批判和反對,雙方好好討論如何藉憲政程序實現統一。國家統一固然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基礎,沒有退讓的空間,但對台灣而言,維護《中華民國憲法》是政府的首要任務,也沒有模糊的空間,兩岸統一的合理性理由,在於願意追求中華民族的復興與中國人的光榮。

中共堅持實現統一,這是客觀的存在,台灣必須面對,逃避只會搞殘自己。2020大選是改變的契機,國民黨應該主張「面對大陸促統的壓力」。具體而言,國民黨可以承諾,要在鞏固中華民國主權前提下,重啟兩岸協商溝通管道,讓兩岸各個部門、各個層級的官員和民間團體對話,不但要解決事務性問題,政治性問題與國家發展戰略規畫亦要討論如何銜接。

馬政府時代兩岸關係發展經驗證明,「只經不政」將治絲益棼,兩岸必須勇敢面對政治分歧問題,探索先達成最寬鬆的政治共識,確認兩岸的和平關係,再按照各自優勢實現戰略互補,合力提升中華民族的整體競爭力。兩岸在深度合作過程中,需要相互理解乃至相互諒解,在政治經濟制度上逐漸縮小差異,最終走向融合統一,這是韓國瑜的重要任務。

(旺報)

#香港 #兩制 #大陸 #兩岸關係 #國民黨 #思考 #兩岸 #韓國瑜 #台灣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