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俊榮
邱俊榮
張焯然
張焯然

國內金融機構與國際接軌,應回到文化層面,絕不是完全配合國際標準甚至超越國際就好,應有更具創意的監理,尤其不應排除國營銀行,因為也是「大到不能倒」。

實踐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沈中華認為,綜觀銀行業發展,成為全球性銀行到底好不好?又如純網銀即將公布,還有之前的很多Pay,深入觀察後會發現來自「文化問題」,因為各國金融科技發展速度並不一樣。再看新版巴塞爾的意義,來自金融海嘯時的經驗,當資本適足率高、桿槓比率低,就沒有受傷,但卻要看設計的原意,高度監管是否造成國家的困擾,台灣是否已進展到如此的文化。

金融穩定不能因為一、二家銀行太大而去執行新規定。沈中華指出,以印度、大陸為例,國營銀行都很多,難道因為國營就不用監管?其實,巴塞爾是歐美文化的要求,金管會應思考台灣要防禦的是什麼風險?基於什麼原則與理由,也不應該排除國營銀行。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認為,現在要找系統性重要銀行,不應只就規模來看,更需就關連度、可替代性篩選,例如目前五家入選銀行到底怎麼選出來的?從規模及關連性來看,金管會先扣掉100%公股,出事政府會解決的,但這是不對的,以美國的房利美、房地美事件來看,兩家規模都不大,卻造成很大的系統性風險。

邱俊榮強調,新版巴塞爾並沒有連續性,沒被選上的銀行,可繼續做自己的事沒影響,但被選上的就要高度管理,沒被選的就沒連結性嗎?「金管會應該可以有更具創意的做法,不一定要按照那個規則走」。

清華大學計量財務金融系系主任張焯然分析,目前五家入選銀行,包括中信、兆豐、合庫、國泰、北富銀,都要提高緩衝資本2%、內部管理資本2%,早在今年1月1日己提高過一次,這種做法是否合理,值得討論。

銀行資本適足性及資本等級管理辦法中,自有資本有三種算法,張焯然強調自2008年以來,主管機關持續提高資本適足率要求,本次與資本適足比率相關的修正草案,最重要是第六條,若景氣不好還可以再加抗景氣循環緩衝資本,還有第七條針對系統性重要銀行的規定,其中內部管理資本鼓勵的2%,其實並沒有在法規裡,而是用說明方式補充,鼓勵業者額外增提2%。

張焯然解釋,銀行放款出去會有風險,系統性重要銀行與非系統性重要銀行間的風險,並沒有那麼相關,主要是跟金融機構間關連性特別高的部分,「銀行借錢出去拿不回來,是因為借錢的企業、個人做金融性操作、槓桿太大,實體投資比較沒那麼嚴重」。

與系統性有關的是聯貸案,原先要分散風險,但變成都是國內銀行在做聯貸,金融業的關係會變大。張焯然說,如銀行間交叉持股、持債也會把關係性提高,還有金控內投信創造出的風險,拿錢去買高收債,銀行授信客戶去買高收債,及銀行借錢給客戶去買投資型保單。

張焯然認為調整風險性資產另一種方式是增資、交叉持股持債,這更容易掉進系統性風險,應評估不要一下提高太多,國外最多增加2.5%,台灣卻要2%加2%。

(工商時報)

#國營銀行 #系統性重要銀行 #提高 #資本 #文化 #規模 #排除 #監管 #風險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