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在上海恢復貿易談判/路透社
中美在上海恢復貿易談判/路透社
鄧聿文認為,美國要改變中國很難了!/路透社
鄧聿文認為,美國要改變中國很難了!/路透社

美國國內對中國政策的辯論白熱化。近期"熊貓派"和"屠龍派"先後發表兩封致川普政府的公開信。大陸學者認為,美國原本是可以改變中國的,而且事實上已經改變了很多,但經過川普政府這一"折騰",現在很難了。

紐約時報中文網30日刊登大陸學者鄧聿文的文章,表示美中關係以令人驚訝的速度倒退,用"地動山搖"來形容不過分,兩國很大程度上已進入冷戰狀態。白宮與鷹派不惜破壞兩國關係,打算在一定程度上和中國的市場與技術脫鉤。美國的精英階層醒悟到,40年來接觸政策的結果,是中共不但沒有按照美國設想的方向演變,反而憑藉經濟的崛起,在制度上變得更頑固,並將經濟力量投射到軍事外交等,打造另一套發展模式,和美國分庭抗禮。美中目前的對抗反映了美國精英階層對無力改變中國的無奈、失望和某種程度的焦慮情緒。

鄧聿文認為,川普政府全盤否定美國歷屆政府對中國實行的接觸政策有些武斷,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極端,它其實並未看到在過去40年裏,中國社會包括人們的思想在美國影響下有了非常大的改變。所以,對中國的演化和變革,要有歷史感和足夠的耐心。

改革開放以來的40年,中國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除了制度外,能夠改變的基本都變了。改革後人們有了自己的財產以及由此衍生的產權觀念,經濟和社會自由得到擴展,言論和政治自由曾經在某個階段也多少具備一點,至於人們的思想,絕大多數中國民眾是親近和擁抱普世價值的,尤其是中國的精英階層,變成了美國的擁躉,至少對美國不反感。如知識份子和企業家群體中,信奉自由民主與自由市場,希望走美式資本主義道路的人比比皆是。這種情況即使在當局對自由主義不遺餘力的打壓後,也沒有多大改變。

文中並指出,去年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確實得到了中國精英階層很多人的支持,他們希望借貿易戰削弱習近平的統治,動搖其權力,並重啟改革。然而,川普政府的"胃口"太大,在人權、台灣、南海等問題上同時向中國開火,特別是動用國家力量和盟友體系打壓華為,謀求和中國技術脫鉤。

鄧聿文因而強調,這種"戰法"和企圖讓原來支持川普的中國精英階層,特別是黨內改革派和社會自由派,意識到美國的鷹派目的不僅僅是要打擊中共,更要削弱中國發展的基礎。這不能不使他們對美國多一份小心,在習近平和中共強硬派對美展開強硬反擊時,不好講話了,因為他們本來被強硬派邊緣化了,如果在中美全面對抗之際公開支持美國或者表達出支持美國打壓中國的意圖,很容易被大眾和強硬派扣上賣國賊的帽子。相反,習近平和強硬派則可借著捍衛國家利益和尊嚴的"旗幟",輕易俘獲大眾,重獲民族主義的合法性。所以我們看到,自美國在今年公開打壓華為後,中國的民間輿論發生了轉向,民族情緒高漲,許多原先支持川普的人在公共場合只能沉默。

鄧聿文表示,"熊貓派"公開信呼籲川普政府和中國體制內部的健康力量合作,通過影響他們來分化和牽制當局,這個意見是對的。但現在恐怕遲了。一是川普政府的這一通"圍剿",讓中共和中國社會對美國更警覺;二是如此一來,體制內的健康力量有可能分化,一部分會變成強硬派,剩下的則進一步被邊緣化。總之,在美國成功激發起了中共內部和中國社會的民族主義後,再想改變中國,已經很難。從這個角度看,川普政府壓根兒從一開始就不應抱有通過貿易戰改變中國制度的想法,或者讓中國政府覺得美國有此目的,並為此而對中國採取極限施壓做法,如果這樣做,只會適得其反,就像現在。

川普政府假如按上面的方式處理貿易和技術問題,會減緩甚至打消中國政府對美國意圖的懷疑,讓習近平和中共強硬派易於接受,客觀上也會有利於增強中共黨內改革派和社會自由派的政策話語權,啟動他們休眠的力量,改善其被邊緣化的處境。然而現在,美國鷹派公開宣示與中國為敵,將貿易問題擴大化,提出一個讓中國政府無法接受的過高目標,即改變中國制度,結果就造成眼下雙方近乎全面攤牌的結局。

鄧聿文強調,美中重新回到過去已無可能,即使川普政府接受"熊貓派"主張,再次擁抱中國,中共對美的警惕也不會放鬆。而按照鷹派政諫,和中國打一場新冷戰,最後即使中共輸誠,不得不接受美國的貿易條件改變自己的行為,中國社會敵視美國的心態早已形成。假使如一些人所願,中共在這種對抗中被拖垮,但鑒於中國社會已經被植入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的基因,那時為恢復秩序,接下來很可能不是自由民主贏,而是另一種軍事強人政治走向前台。

(中時 )

#中國 #美國 #政府 #川普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