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老四魏應行最近投書媒體,深談自己與哥哥魏應充的過往,並提及魏應充如何堅信沒犯法不做壞事,司法就會還人清白的信念,他更以當初魏應充坐牢的理由是大家在媒體上看到橄欖畫太大顆了,希望能開啟與社會的對話,讓人了解他這個「傻三哥」。

魏應充看到弟弟真情流漏描述自己,感動的在臉書粉專上回應。(翻攝魏應充臉書)
魏應充看到弟弟真情流漏描述自己,感動的在臉書粉專上回應。(翻攝魏應充臉書)

魏應充第一次看到弟弟寫出眼中的自己,除感恩一路支持的手足之情, 也在「來自永靖的老園丁-魏應充」臉書粉絲專頁上回應,「也許我會一直是那個傻三哥,但是為了守護公司信譽與員工的付出,我堅持持續溝通,澄清誤解,永不放棄,以修行的心境累積遇境,自轉智慧,讓善的涓流能循環、傳遞,也希望未來不會再有企業面臨同樣的困境。」獲得網友喊加油!

魏應行在投書中一開始就寫著,知道看到標題,不少人已經準備開炮了。他能理解,更希望大家繼續看下去。

以下是他投書的內容:

由於我常年不在台灣,滅頂事件發生時,我還是不在。為何滅頂 ? 今天魏家幾乎全面撤出台灣市場,當年媒體眼中的台灣鮭魚返鄉,味全榮登台灣幸福企業榜上,每一章節的榮耀,應該離我們很遠了。

身為魏家人,很難置身事外。很多話想說,欲言又止的難處,豈是三言兩語道得盡。

今天只想說,我的兄弟跟外界認識的那一位,兩個世界兩個人。不期待改變外界看待的魏應充,就當我壓抑了四、五年首度自言自語,對牆獨語好了。

從小四兄弟感情好,好到成家立業後,魏家四兄弟「分業不分家」廣為人知。三十年前四個兄弟外出打拼,立志拼出成績來,當有一點成績出現後,最想回家的是我的三哥, 他是我們家裡最唸故鄉的人。

他跟我們其他三兄弟一點都不像。 大部份人在商場上久了,息氣重,商場人士有慣有的姿態,三哥還是活在他的世界裡。下了班不當董事長,捲起衣褲管,到資源回收站跟瓶瓶罐罐為伍。 他愛寫書法與員工互動,跟陌生人結緣,商界人士的休閒娛樂離他很遠。

假日到邊緣戶作家訪,跑去那座我叫不出名字的山,看心智障礙中心孩子缺什麼補什麼,盯孩子宿舍擴建工程進度。味全員工突然發生事故,他第一時間衝到現場,待員工如自己家人,相信味全老員工不會有人反駁我這些話。

還未蹲苦牢前一年過年,在成美文化園區揮毫寫書法贈鄉親,照片上他眼神專注,我卻只看到他毛衣背後破個洞。在眾目睽睽下,穿的衣服後面有個小破洞,這就是我認識的三哥。三哥是我認識最真實的人,樸實性格沒有因為環境從沒有到富有而改變。

我知外界對富豪的厭惡感,沒有人嚴肅看待成功事業是背後努力的事實。我不在台灣,三哥負責的事業體跟台灣的普羅大眾最貼近。三哥不像我習慣在大庭廣眾下滔滔不絕,面對鏡頭會害羞的他,回到台灣經營企業,對於鎂光燈能閃就閃,這樣一位害羞性格的人,如何讓外界尤其媒體認識這位企業負責人?

他只能把最美的鏡頭,不會出錯的官樣文章交由公關系統處理,外界無法近身認識魏應充。滅頂案發生時,平時不對外發言的人要如何幫自己說話 ? 只能像驚弓之鳥閃躲。口拙不擅言詞的他,第一次出現在記者會上遭媒體公審,那個驚慌無助失魂模樣的三哥,坐在台下的我望之已垂淚,那一幕久久不去。

有人建議他出來把司法的事情說清楚,這時候他的天真本性又跑出來,很本能的認為自己沒有作惡,一生只作公益佈施,法律自然會還給他公道清白。 加上他不喜歡面對鏡頭,選擇不語,這還是我認識的三哥。

司法加上輿論的以訛傳訛,他坐了第一次牢。 坐牢的理由相信很多人在媒體上看到,真的是橄欖畫太大顆了。

我屢勸不聽的三哥,司法最終戰場不在法條辯論,是台灣社會要聽懂理解了,司法才能解。 與社會對話是把最真實的他讓大家看得見。結果,他再度相信司法。

很少已經歴過牢獄之災的人對司法還充滿信任,堅信沒犯法不做壞事,司法就會還人清白。

我那傻三哥,任憑我有口若懸河的口條,還是打不過他的天真。我用善良形容他,可能沒有人同意。認識他的人不多,認識的人只會重複我這句話,我那個傻三哥。

#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