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悉,徐安毅和黃國昌的好交情始於「地緣關係」。原來,徐安毅之前擔任新北市調處新店站組長,職責轄區包括黃國昌的汐止選區,2人因而結識;徐安毅後來涉入外遇與風紀問題,導致升遷受阻,卻因此與黃國昌愈來愈熟識,一位不願具名的新北市調處人員透露,當時徐、黃2人同樣漸失舞台,或許是「患難見真情」。

一名調查局內部知情人士也告訴本刊記者,「總統府私菸案」的確是徐安毅在外情蒐,而不是黃國昌所言「接獲吹哨者」提供案情,再向調查局檢舉。「現階段除了台北市調處外勤調查員可以兼辦案件,幾乎所有外勤單位收案後就會呈報案件,再由內勤單位接手查明是否與友軍『踫線』(有無警政等相關單位正在查辦),並初審違法要件,確認後才送局本部立案、蒐證、調查,不可能僅憑爆料就跳過正常程序。」

其實,黃國昌不僅多次公開放話與調查局熟識,也在記者會上強調只信任新北市調處,個人臉書上更不諱言把證據提供給新北市調站「值得信任的幹員」,甚至對檢調和關務署的「工作群組」動態瞭若指掌。而徐安毅成為黃國昌的麻吉後,「他(徐安毅)言必稱國昌,在新北市調處總是被虧『黃國昌的打手』、『專為黃國昌辦事』。」

本刊調查,調查局為保護線民,辦案過程中經常刻意向媒體放出煙霧彈,以「吹風」的手法誤導檢舉人的身分。黃國昌等人直指「總統府私菸案」的「吹哨者」向邱顯智的老婆投訴,邱妻只好求助黃國昌,再由黃國昌向徐安毅「爆料」。此說法成功讓徐安毅避開偵查不公開的規定,只不過仍留下疑點。

首先,黃國昌對外宣稱「因為自己掌握吹哨者所有爆料內容,所以瞭解案件細節」,然而,他在記者會上曝光的許多偵辦作為,如果不是調查局幹員即時回報偵辦進度,那麼「吹哨者」的層級必須相當高,才能掌握訂單內容、存放地點、貨車移動現況等涉及不同單位的作業現況。

再者,7月19日,總統專機抵台前,黃國昌就知道藏放在華膳保稅倉庫的菸品,必須從4樓搬到一樓裝櫃,由於擔心菸品被運出去,他親自到航勤南路九號出口旁盯著,並藉由考察「破洞滑行道」為由,在H5跑道外面瞭解總統專機抵達後的停放位置,掌握停機坪到華膳保稅倉庫之間的動線。此外,黃國昌更透過「工作群組」確認調查人員收網時間,隨即召開記者會,是否違反偵查不公開甚至涉及洩密,仍有待釐清。(政治組)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延伸閱讀

(中時電子報)

#新北 #黃國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