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基臉書。(圖片翻拍自洛杉基臉書)
洛杉基臉書。(圖片翻拍自洛杉基臉書)

一位曾投過前總統陳水扁的澳洲老華僑,希望自己兒子今年回台能幫他投給高雄市長韓國瑜。兒子將其父心路歷程寫成長文,資深媒體人洛杉基閱覽深受感動,不忍獨享,將文章分享至其臉書,一起分享。

洛杉基於臉書發文表示,以下文章《一張不會失去的選票》,轉傳來自「中正航空系群組」,內容感人肺腑,不忍獨享;特地取得該群組同意,轉傳給本版網友們一起分享,請耐心讀完 ~

內容是一位可敬可愛的老先生,一位一生只支持綠營的本地人,到了晚年,終於認清了事實;雖然晚了一步,幸好他的兒子會完成他的遺願。

以下是《一張不會失去的選票》全文:

今年五月初, 健康情況不佳,須要隨時照護的年邁老父,表示想回台灣復籍,我覺得奇怪,他説「韓國瑜決定選總統了,我這條油盡燈枯的老命,到了最後,若還有點價值,就是回去投韓一票,也算對生養我的這塊土地,聊盡點心意,那麼,此生就沒白活,了無遺憾了⋯」。

父親移居澳洲和我生活已經十四年,其間僅回台過二次,這次若回台辦復籍,之後再回去投票,等於半年之內,要在台澳間來回奔波四趟,父親怎麼禁得起旅途中的折騰。

再說 我請假雖然不難,畢竟還須考量到工作,所以我堅決反對父親不顧一切要回台辦理復籍,以準備明年可以投票,父子間為此曾發生了兩次「不差你這一票」的激烈尖鋭爭執。

看到向來脾氣剛烈,暮年老父的垂淚,於是我心軟下來,很快訂好返國機票,陪他回到板橋親戚家中,辦好我們的復籍,並借來輪椅代步,趕上參加了0601 日的凱道造勢活動。

那天我們在戶外人群中待了近五個小時,父親精神奕奕話並不多,隨著大家揮舞國旗,神情愉悅,還不時拿出手帕拭淚,受到父親深情和擁韓群眾熱情的感染,若不是顧及到父親的身體狀況,真希望這個活動永不落幕,我們也永不離開。

這次在凱道,父親老遠望見,能改變台灣走向正軌的政治之星—韓國瑜市長,那種快慰三生的滿足,我也感同身受。這趟回來,雖然辛苦,但心滿意足,只要他遂願高興,還能念想築夢,再衰弱的身體應該自然就會漸漸好轉起來。

真沒想到,父親等不到明年一月,在上週安詳辭世於南澳洲阿德雷德皇家醫院 (Royal Adelaide Hospital) 享壽九十一歲。

父親嚥氣無法言語的前二日,我俯身湊近他耳邊,問他有什麼想說的,他微張眼,旋即闔上,我看到他渙散但殷切的眼神,透露出一種期待,我輕輕搖揑著父親的手,要他快説,終於他用盡了僅剩的餘力, 説出「你明年⋯回去⋯幫我投⋯給韓國瑜」聽完他最後的遺言,我淚流不止,父親臨終還不忘囑咐懇請兒子,專程代表他回台投票。

我握緊父親的手,在他耳邊說 「我再忙都會回去投票 你就放心 放心⋯」。

這是我們父子之間最後的對話,相信父親聽到了,未及二日,在昏睡中,他安心地走了。

父親知道大洋有隔,再者,兒子並不熱衷政治,斷不致大老遠專程回台投票。他自知羸弱之身,邁不出家門了,但仍希望以實際行動,支持韓國瑜的這一票,能夠入匭,所以只好拜託兒子,幫忙來完成遺願。

這幾天我常想,從台灣回來也快兩個月了,父親雖然虛弱,但腦筋言語都還正常,在那時為什麼不開口,先交代好,「萬一走不動了,要我代替他投下這神聖的一票」,為什麼非得等到最後,當作遺言?

這是我的罪過,因為我曾反對勞師動眾回台投票,父親心有陰影,怕再次遭到拒絕,才將話壓在心裡。

寫到這裡,我已淚眼婆娑,難道善意違抗父意就是孝而不順?還好五月我們回去了一趟,雖然勞累,但父親很開心,稍可減輕我的自責。

父親曾後悔支持阿扁,離開國門這幾年,人在海外難忘鄉土,其對兩岸關係惡化、統獨議題升温、民生經濟凋敝、數典忘祖去中國化、司法淪為政黨打手、街頭遊行抗議不斷、人才外流情況嚴重等諸多問題,甚感憂心。

他常說:「國際政治現實,我們國家處境艱難,偏偏自己又不爭氣,二十年來,台灣最不缺的兩樣東西,就是見小利而忘命,幹大事又惜身的「政客」,以及對中華民國 國號國旗的認同定位,惡鬥不休內耗嚴重的「政爭」。政客和政爭直接導致了國家政策主軸模糊、國際經貿拓展萎縮、國內基礎建設停滯、國民生活幸福指數下滑 ⋯⋯。」

要弭平台灣朝野冰炭,政黨水火的亂象,實繫於一張張民主「選票」功能的彰顯,因為總統大選的成敗,關乎權力利益的來源,一切都從「選票」開始。想要愛護台灣,救亡圖存,唯靠「選票」此一利器,方能選出好總統,也能讓壞總統下台。

我們不敢奢望有經天緯地之才的政治家,只求有濟世安民之術的好總統。之所以支持,出身清寒來自地方,能苦民所苦,傾聽民意,找出問題的韓國瑜,就是期望其能以大破大立的氣魄和高度,來領導翻轉國事頽危,死氣沉沉的國家。

這也正是父親對每當政黨輪替執政後,枱面上滿嘴「國家民族」的權貴菁英政治人物,得了天,忘了地,為個人官爵私利,算計多,為百姓生活福祉,關懷少,而感到痛心失望吧!

父親一生三教九流,閲人無數,這次回台在與親友聊天中,談到「千軍易得 一將難求」的韓市長,有以下的描述,酌作小記:

《綜觀韓從政經歷,性好仗義,以忠臣志士自命,評政論事,從不鄉愿,不避顧忌,惟此性格容易得罪巨室,不能見重於世,而暢行其志,但其進退去就之間,予智自雄,本色未減。

水因善下終歸海,山不爭高自成峰,韓之一生,一時風駛一時帆,出世則止,而修「內聖」;入世則仕,而修「外王」,乃真「人物」也。》相信明年弔民伐罪一戰,各方感召,力量集結,韓市長帶著「愛與包容 」和「義與公理」的正能量,從高雄射出的這支穿雲箭,終將穿破雲霧,照見萬民。

為了讓父親在天上,放心再放心,我必將排除萬難,明年回台帶上父親骨灰安厝,並投下代表父親,滿懷期待的這一票。

若 2024 年還有機會,我這張永遠不會失去的選票,還是會為父親,再次投進票匭。

『爸爸!請你相信兒子的話。』

今晨,在父親居室整理遺物,見到橫插在書櫃前,飄展著的兩面小國旗,一幕幕父子凱道的歡渡情景,迅入腦際,記憶鮮活,而今人去室空,睹物思人,再度泫然淚下。

為不負父親唯一留下的遺願,淚滴和墨,特記述下父子情深,在共處的最後一段時日,曾為選舉返國投票,擦撞出大我和小我之愛的難忘火花。爰藉此小文,泣撰數言,表我悲忱,以供後日遣懷,用緬先父。

文章來源:洛杉基臉書

(中時電子報)

#2020大選 #總統 #郭台銘 #柯文哲 #蔡英文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