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一年半載的大陸黨政機構改革,相關評論指出,全面深化改革是大陸政治制度現代化的改革,其將建立起更加現代化的組織架構,是不同於西方的另一套政治制度,在與大陸不斷增長的國力相配套,將挑戰所謂的「歷史終結論」與「西方中心論」。

回顧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的改革之路,2012年上任之初便舉起改革的旗幟;2013年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制定全面深化改革指向,成立「中央深改組」;2018年公布《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再到2019年7月5日召開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大陸的目標旨向於「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由中共統攝和驅動改革

習近平在7月的總結會議上表示,目前的改革僅解決「面」上的問題,要發生化學反應,還有大量工作。相關分析指出,其中最重要的關鍵點,仍是中共所扮演的角色。加強中共對各個方面的領導,是這場改革的主線和目標,其改革過程和改革後的機構運作也是由中共來統攝和驅動。

對於大陸,西方有過「歷史終結論」、「中國崩潰論」,與「中國威脅論」,這些觀點大致認為,大陸的政治制度是落後,並且是註定失敗的,甚至認為在這種政治環境裡生活的人也是有問題的,其長期存在是經難以理解,發生現代化的轉變更是不可能。

強化領導政治制度轉型

但是隨著大陸的崛起,以及政治制度的現代化轉型,正在挑戰西方的政治正確與西方意識形態;而政治制度需要不斷因應新的客觀形勢,即使西方已開發國家的政治制度也難以盡善盡美。

據了解,在改革之前的預期中,中共領導的強化,將打破以往條條塊塊的格局,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各自為政,以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問題。有關分析也指出,近年來,西方國家紛紛陷入經濟增長緩慢、民粹主義、族群分化,與移民難民等問題,代表西方政治正確的歷史的終結幾乎已無人問津。

(旺報)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