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行在6月底的專欄曾提醒:雖當時美國聯準會(Fed)降息預期高暫時壓抑美元動能,但非美貨幣僅有短暫回升空間,仍不適宜在外幣配置中,過於拉高非美貨幣的比重。目前看來,確實如同當時所預判,美元指數也在7/31創下2年多來的新高。本行主要判斷的依據在於美國相對突出的基本面以及市場過度鴿派預期聯準會的政策空間。

Fed鷹派降息 推升美元

本次Fed會議如市場預期降息一碼,同時也決定較原先規劃提前兩個月結束縮表,確實是放寬貨幣政策之舉,惟在降息之餘,市場焦點關注聯準會主席鮑爾的話語上:「讓政策有某種程度的寬鬆是適合現在環境的,但切勿認為FOMC不會再升息」。雖然市場在7月以來已經做好Fed僅會進行預防性降息,而非進入降息循環的準備,但鮑爾的發言仍屬出乎意料的偏鷹派態度,美元在鮑爾的發言後拉升(見圖)。另外,美中貿易新一輪談判未果,美國總統川普再對中國大陸剩餘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關稅,為市場投下一顆震撼彈,離岸人民幣急速貶至6.96,先前表現穩定的新興貨幣開始鬆動走貶,加大美元的強勢格局。

從基本面來看,雖然美國國債利率今年以來呈現明顯下行走勢,使得美元的利率優勢稍有縮減,但在全球普遍吹起降息風的影響下,美元利率仍相對有吸引力。加以美國第一季經濟成長率達3.1%,已有墊高基期的效果,但第二季還能有2%以上的表現,高於市場預期不少,而其他重要經濟體如歐元區、日本、中國,仍飽受貿易戰不確定性之苦,景氣展望暫難有回溫的表現,美國經濟相對穩健的情況下,美元強勢格局將得以延續。

川普不樂見強勢美元

雖多數構面都支持美元強勢格局延續,但有個人可能不這麼覺得,就是近年對金融市場發揮極大影響力的美國總統川普。

美國在對他國提高關稅後,對手方的匯率價位大多出現立即性的向下調整,其實這也是金融市場的自然現象,匯率價位調整可以部分抵銷關稅帶來的影響,從人民幣、墨西哥披索,都看到過這個現象。因此在關稅的影響下,人民幣目前弱勢格局難解,這也將牽動整體新興貨幣的走勢。

但對川普而言,他並不希望關稅提高的效果被抵銷,因此他常公開表示中國、歐盟刻意壓低自身貨幣,甚至曾經提過他可以輕易干預美元走勢。事實上,直接買賣外匯來干預美元走勢,是個激進且耗費成本的行動,若不和他國合作(如1985年廣場協議多國合作壓低美元,2000年與歐洲央行、英國等合作支撐歐元匯價),通常干預的成效甚微。隨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Kudlow)也表示不會採取這樣的行動。藉由寬鬆貨幣政策來壓低匯價會是比較溫和的方式,不過Fed目前態度跟川普顯然並不同調,Fed在8/1降息一碼後,川普還在推特上抨擊Fed不夠寬鬆。因此,川普之後是否採取任何打壓美元的動作,是本行在看多美元之際所需要關注的利空變數。

(工商時報)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