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出訪專機夾帶大批未稅洋菸入境的事件,究竟是怎麼回事,有哪些個較高層級的官員涉案,本來就已經夠複雜,夠讓外界有無限想像空間的了,沒料到檢察機關又來一手莫明其妙的移轉案件手法,把原本應該交由桃園地檢署偵辦的案件,指定交由台北地檢署偵辦,給這件可能牽涉總統蔡英文清白的案子,灑下了無限爭議的種子。

檢察機關辦案和法院一樣,都講究地盤,也就是一般說的案件發生地的管轄權。當然,在檢察一體的精神下,這個管轄權不是絕對的,有些案件經由上級檢察署檢察長的命令,是可以移轉交給別的地檢署偵查。法務部為了規範案件的移轉,避免發生不必要的弊病,還訂《審核移轉管轄案件應行注意事項》,讓各級檢察署有所遵循。

當新北市調查處會同海關人員,在桃園國際機場門口,查獲國安局人員混雜在總統維安車隊裡的私菸,並且將涉案的國安局官員、貨運司機等人依現行犯逮捕後,原本應該將這一案件,依檢察機關管轄權,移送給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偵辦,才合乎常理,但是,很令人意外的,這件舉國矚目,也可能牽涉總統的案件,突然被「某個力量」扭轉方向,交代移送給台北地檢署偵辦。

為什麼不給案件舉報地的新北檢察署辦,也不給犯罪發生地的桃園地檢署偵辦,卻給了跟這一案件最沒有關聯的台北地檢署偵辦?檢察機關給的答案是,案件被告的居住地在台北地檢署轄區,考慮辦案便利性,才交給台北地檢署偵辦。

檢察機關這個理由,很具諷刺性。總統專機夾帶近萬條香菸入境,牽涉的人員相當多,層級也不小,這個國安局官員住台北市,那個華航涉案人員可能住桃園市,當然也一定有些涉案人員會住在新北市,檢察機關怎麼能在新北市調查處動手查獲私菸,逮回國安局官員的當天,就用這種「被告住台北市」的牽強理由,把原本應由桃園地檢署辦的案件,指定給台北地檢署偵辦。

眾所周知,台北地檢署管轄區域是我們中華民國的首善之區,轄內的政府各級機關、超大財團、高層官員,及富豪到處都是,所屬檢察官在辦案時,動見觀瞻。也因此,法界有一種公認的說法,說全台灣各地檢署的檢察長都可以由法務部長、檢察總長決定人選,唯獨台北地檢署檢察長的人選,必須要總統、行政院長點頭。

那麼,究竟是誰,有這樣的力量,能讓檢察機關把總統專機私菸案,移轉交給這麼極具政治味的台北地檢署偵辦?我相信目前外傳的版本,說是調查局本部一個肅貪科長、新北市調查處犯防科的科長,先後給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打了電話。

但我不相信,就憑這兩個科長的三兩句話,就能說動檢察長做成接案的決定。況且,以這兩個科長的層級,他們絕對不敢,也沒有權力「告訴台北地檢署檢察長」該怎麼接案。依我過去在台北採訪檢調機關的經驗,這兩個調查局的科長,應該只是傳達了某個上級的指示。而這個上級的指示,就連台北地檢署檢察長也不得不聽從,不得不買帳。

當然,也有可能,這個下指示的力量,還另外透過其他更有效的直接管道,讓台北地檢署接下了這一總統專機私菸案。至於這個既能讓調查局聽話,又能指揮得了天下第一檢察署的力量是誰?大家的想像空間就很大了。

(中國時報)

#私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