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期望藉由提升薪資、提升所得,來促進消費,但目前為止的效果卻不怎麼樣,是為什麼呢?

《日經新聞》分析,最低薪資與打工族有很大的關聯,過去3年大幅調漲,打工族的時薪(今年1~3月)與4年前相比,上漲8.7%,然而打工族整體的所得總額卻只小幅增加1.6%,這是因為打工族的人數雖然變多,但是每個人的工作時數卻減少了。

和過去相比,有更多人開始以較短時數、較低收入的方式來打工。有兩個原因造成這樣的改變。

第一個是打工者的主軸變成高齡人口。根據調查,2018年每周工作未滿30小時、年齡在30歲以上的勞工之中,65歲以上的打工者有340萬人,與4年前相比,增加了四成,並占打工者整體的二成左右。

因為最低時薪調漲,許多高齡人口即使可以領取年金,也同時開始打工賺錢,主要是在餐飲業、零售業、小型製造業等。便利超商因而引進一天只要工作2、3小時的「小勤務」模式。說到打工的高齡人口,我們一般都會想到退休後的男性,但日本現在其實是女性比較多。高齡女性的打工者大多數都是做薪資較低的工作,因此即使平均時薪上漲,所得也很難提升。

第二個原因是現代家庭主婦的就業方式改變。舉例來說,一位被身為公司職員的丈夫扶養、年齡未滿60歲的妻子,如果收入在某個標準以下,就不用負擔年金或醫療保險費,因此時薪調漲後,為了避免收入增加而必須負擔保險費用,有許多人會選擇降低工作時數。

日本家庭主婦減少的打工時數,是由高齡人口或新加入的打工族來填補。低薪的工作越來越多,每一個人的勞動生產力也很難提升。

(工商時報)

#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