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四就是一年一度父親節了!青蛙可不只有綠色,還有黃色、藍色,這就是「箭毒蛙」。台北市立動物園有一位偉大的「蛙爸爸」,他是在兩棲爬蟲動物館擔任箭毒蛙保育員的楊志平。動物園所照養的箭毒蛙,曾面臨數量不足、繁殖狀態不佳等危機,經過「蛙爸爸」的努力,終於讓箭毒蛙族群出現穩定的成長。

經過多年的自我磨練,楊志平的箭毒蛙繁殖技術在亞洲可說是數一數二(鈷藍箭毒蛙)。(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經過多年的自我磨練,楊志平的箭毒蛙繁殖技術在亞洲可說是數一數二(鈷藍箭毒蛙)。(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2014年台北市立動物園從北海道円山動物園引進金色、黃帶、迷彩三種箭毒蛙。當時,動物園還沒有成功繁殖箭毒蛙的經驗,全由保育員楊志平一人慢慢摸索,照顧兩棲類的工作看似輕鬆,其實每天要做的細膩瑣事可不少!從環境布置、換水、餌料生物照養、餵食,到個體觀察、族群管理、資料紀錄,都是保育員工作的日常。

楊志平曾表示,假使員工對上班環境有愛,就會願意持續為工作熱情付出,遵循這個原則,楊志平將箭毒蛙房打造成了獨特的溫馨空間,經常有國內外動物園專業同行前來觀摩學習,民眾,也歡迎至熱帶雨林區穿山甲館二樓,楊志平在這裡複製一間小型的箭毒蛙房,並將照養技術傳承給新的保育員。箭毒蛙房的水準在不斷精進中,工作環境變得越來越舒適,從孵卵室到成蛙套房,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楊志平的用心。

台北市立動物園有一位偉大的「蛙爸爸」,他是在兩棲爬蟲動物館擔任箭毒蛙保育員的楊志平。(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台北市立動物園有一位偉大的「蛙爸爸」,他是在兩棲爬蟲動物館擔任箭毒蛙保育員的楊志平。(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蝌蚪寶寶住的「蝌蚪房」仿造箱網養殖概念設計,自動排水系統大幅改變了最初必須靠人工一杯一杯換水的工作效率;幼蛙住的「小蛙公寓」更是楊志平的得意之作,半水域的環境,使得肺尚未成熟的幼蛙,可以更輕鬆適應自蝌蚪變態後的生活;成蛙住的「蜜月宿舍」,從一開始必須仿雨林每天用人工多次2-5分鐘灑水刺激箭毒蛙繁殖,到現在改成全自動噴霧系統,種種精進作為,全靠楊志平多年來耗心思設計研發、勇於嘗試,才成就今天傲視兩棲類專家群的照養最佳SOP。

照顧兩棲類的工作看似輕鬆,其實每天要做的細膩瑣事可不少!(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照顧兩棲類的工作看似輕鬆,其實每天要做的細膩瑣事可不少!(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箭毒蛙有特殊的育幼行為,就是「親代護卵」,牠們通常不會將卵產在水源邊,因此親蛙必須經常用水滋潤護卵,待卵孵化成蝌蚪後,親蛙則會將蝌蚪背在背上帶去積水處繼續生長,楊志平曾發現鈷藍箭毒蛙的蝌蚪孵化後一夜之間,被移動到距離產卵處很遠的水盤上,因此推斷這項不可能的任務是雄蛙背著蝌蚪移動所達成的。

蝌蚪寶寶住的「蝌蚪房」仿造箱網養殖概念設計,自動排水系統大幅改變了最初必須靠人工一杯一杯換水的工作效率。(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蝌蚪寶寶住的「蝌蚪房」仿造箱網養殖概念設計,自動排水系統大幅改變了最初必須靠人工一杯一杯換水的工作效率。(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經過多年的自我磨練,楊志平的箭毒蛙繁殖技術在亞洲可說是數一數二,而台北市立動物園內繁殖的箭毒蛙,也已從一開始的9隻,到現在已經累計超過400隻。楊志平接著還想挑戰其他箭毒蛙種的繁殖,期望能夠更積極參與箭毒蛙域外到域內的保育工作。一路以來,「蛙爸爸」楊志平全心全意將愛傾注在箭毒蛙身上,來自專業外賓一句「有愛的箭毒蛙房」的讚美,真的是實至名歸。

保育員當「蛙爸」傾全力付出〜臺北動物園「蛙房」愛心滿溢。(影音由台北市立動物園製作,取自YouTube)

(中時電子報)

#動物園 #蛙爸爸 #箭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