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鶴未來也想在鏡頭前帥一波。(陳俊吉攝)
大鶴未來也想在鏡頭前帥一波。(陳俊吉攝)
大鶴拍攝《肇事者逃逸》時體會到生死一瞬間。(鏡文學提供)
大鶴拍攝《肇事者逃逸》時體會到生死一瞬間。(鏡文學提供)

演員林鶴軒(大鶴)今年以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中的喜劇演出,擊敗高捷、游安順等前輩,拿下台北電影節(北影)最佳男配角,且大鶴的另一部驚悚短片《肇事者逃逸》也獲得會外賽獎項,天生自帶喜感的他笑說:「如果人生有個清單的話,這次讓我在喜劇角色上打了一個勾勾,下一項是想演一回高富帥。」

大鶴的喜劇細胞大開,最早追溯到他念幼稚園時有次從椅子上跌下來,這一跌,彷彿觸發了蝴蝶效應,他看著全班笑成一團,就故意跌第二次,再度引來哄堂大笑,成就感油然而生,加上從小是電視兒童,從卡通《蠟筆小新》、周星馳的喜劇港片、小S的表演中汲取搞笑能量,「還好我媽沒有禁止我看電視,因為她每天都在打麻將。」

大鶴喜劇功力在北影獲肯定,接下來想挑戰戀愛劇情,「以前都演魯蛇、怪咖、非人類的角色,大家沒有在戲裡看過我談過戀愛,想在戲裡面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現實中我可能沒有太多戀愛經驗,演員的好處就是可以做現實中做不到的事。」稱未來有機會最想跟王淨演情侶。

大鶴憑《切小金家的旅館》拿男配角獎,但《肇事者逃逸》功不可沒,評審告訴他這兩部片同時入圍,發現他不同類型的演技,加分不少,而後者也是他首次擔任男一。

在《肇》中大鶴陷入死亡輪迴,每天同一時間就會被車撞死,有不少車禍爆血畫面,他為了練習演出吐血,還試喝假血,他形容口感就像勁涼版的枇杷膏,而且每次NG時,劇組就會幫他重灌一次血,「就像幫小牛餵奶,他們拿假血直接灌進我喉嚨。」

另一場讓大鶴印象深刻的戲是他蹲著,一轉頭就遭奪命車追撞,實際拍攝未用特效,而是真的開到他面前僅一隻手臂寬的距離才緊急煞車,雖然沒撞上,仍讓他體會到生死一瞬間,「跟我上台領獎的感覺很像,就是頭暈、全身麻麻的。」

現實生活中大鶴也做過輪迴式的可怕噩夢,他解釋:「那是一個連續的夢,夢裡的家人像家人,卻又不是,有一種很噁心的感覺,我要跳進電視機螢幕才會醒來,我醒來後想說只是夢,就繼續睡,結果又回到那個世界,夢裡的媽媽竟然對我說:『你又回來啦。』我就嚇到在那裡一直逃竄。」

(中時 )

#喜劇 #大鶴 #台北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