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就業問題早在數年前已獲美國、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重視。2011年,《自然》雜誌連發3篇文章討論博士過多現象,並認為主要是受科研項目需求的驅動,而沒有充分考慮學術勞動力市場的容量。因此,歐美博士也要「識時務」,一份報告也發現,今年3月美國私營部門就業的博士占比首次接近教育機構;而英國則由產、學、研三方聯合培養博士,從源頭改善問題。

數年前,美國、日本、德國等調查博士就業情況顯示:博士在傳統學術部門就業比例均下降,且理工科比人文社會學科下降更明顯。以美國為例,數學和電腦科學博士畢業生在學術界就業的比例,從上世紀70年代初的80%下降到上世紀90年代末的47%;人文學科類下降10.7%,社會科學類下降17.9%。

形勢比人強,大陸博士生變多,有人去中學教書,還有一些非學術工作例如大學的輔導員也要求博士學歷——以往這個職位只需要大學畢業或碩士畢業。

在高等教育更發達的美國,今年3月,美國自然科學基金會(NSF)報告就指出,也發現,私營部門的博士學歷占比(42%)首次接近教育機構(43%)。這被視為具有歷史意義的重大轉折。

不過博士畢業生也很快發現,在企業做科研畢竟和學術研究不同,企業的科研難度較低,但比較不容許「一再試驗以求出正確道路」。有企業主就抱怨:有些博士來企業工作,仍延續學術研究的思路,但企業更看重研究的效益和時效性。換言之,博士畢業生必須更融入商業文化和商業環境,更多考慮經濟效益,注重溝通能力、跨學科合作能力等;但博士培養階段的學術能力仍應是核心。

值得一提的是,大陸還存在一種矛盾現象。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副教授卿石松說,企業是中國研發經費支出最多的部門,2017年各類企業的研發經費支出占全國的77.6%,但企業研究發展(R&D)人員中擁有博士學位的還不到1%。另外,中國的大學裡,除了研究型大學,具有博士學位的專任教師占比其實不高,2017年,普通大學專任教師中有博士學位的僅占24.4%,「如果將企業的需求考慮在內,目前的博士人才仍然不足。」

(旺報 )

#博士 #企業 #美國 #大學 #學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