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桃園的葉姓男子和新竹陳女交往,陳女指要求分手,葉男恫嚇她若未照指示,周遭的人都會有事,不時遭葉男脅迫上床,葉男否認陳女指控,提出2人作愛影片,新竹地檢署認葉男強制性交罪嫌不足,依法不起訴處分。

陳女指她向葉男提出分手,葉男對她恫稱,如果沒照指示做,周遭的人都會有事等,從2017年4、5月間起至2018年3月12日止,葉男多次違反她的意願,強迫她新竹市多家汽車旅館強制性交得逞。

葉男坦承與陳女發生性行為,堅決否認有妨害性自主等犯行 ,稱陳女當時與另名男子交往,他跟陳女說可否1個月出來4次,陳女也同意,他從未恫嚇陳女家裡跟周遭的人會有事等語。

檢方偵查時,陳女指葉男向其恫稱周遭的人會有事,是因害怕才照葉男的要求做等語,然葉男堅持否認,雙方各執一詞,因陳女沒有錄音、錄影資料或其他證據提供,檢方難僅以陳女片面指述,遽認葉男有以脅迫恐嚇陳女與其發生性交行為。

葉男則提出與陳女多次發生性交行為的影片內容及翻拍畫面,檢方查驗發現陳女和葉男性交過程中,均全程態度自然,未見反抗,甚有一起觀看2人性交行為影片的情形,實與一般被害人受害時心生嫌惡、畏懼而意欲疏離之反感之情不同。

檢方認為,當今社會男女交往型態多樣,對性觀念與性行為接受程度各異,性侵害之指控多發生在當事人獨處時,僅有告訴人能為案發當時的證人,特別在認定被告是否有違背告訴人意願,迫使告訴人與其為性交行為時,必須探究告訴人當下心理狀態為何。

此涉及心理方面、主觀層面之審認,告訴人證詞固為最主要的判斷基礎,惟亦不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的唯一依據,仍須勾稽其他事證資料,評估被告與告訴人發生性行為前後各種情狀,結合其他書證、物證調查,以求調查結果儘可能貼近事實,以判斷被告行為是否成罪。

檢方指出,本件除陳女單方面指訴外,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葉男有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違反意願方式與陳女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情事,依「罪證有疑,利於被告」原則,應認被告犯罪嫌疑不足,為不起訴處分。

(中時 )

#性交 #行為 #被告 #告訴人 #檢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