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下震驚全國的「華山草原」分屍案的陳伯謙,行凶後為什麼要割下被害人乳房和下陰部?他在去年起訴移送北院審理時,辯稱不是為了要製作標本,「只是想要將割下來的乳房和下陰部埋在草堂旁邊挖個洞種樹,以化解我與A女之間的冤仇」。

陳伯謙在北院審理時,不但大翻供聲稱是在被害人死亡後才性侵,還稱自己是自首,且辯稱被害人高女是遭名叫Eric的台灣男子殺害,意圖尋求減輕刑責。但合議庭審理認為,陳伯謙是在被害人生前就性侵,依案發前在場一同飲酒證人等人證述,被害人案發當晚處於酒醉昏睡狀態,依鑑定及法醫研究所解剖報告書暨鑑定報告書,被害人體內採集的檢體有精蟲反應,且多處生前外傷,下體撕裂傷延伸至陰道壁內,動脈明顯充血,足認被害人遭男性器官插入及射精時,還有心跳。

另陳並不符合自首減刑規定,且根據醫院精神鑑定結果,認為他在逞凶犯案時,心神狀態並沒有受到酒精影響,也沒有其他狀況,造成他判斷能力下降符合減刑規定。合議庭依陳的辯詞實質調查後,認為全國都沒有一位叫ERIC的男子,且案發前在場和陳一起喝酒的證人,也證稱根本沒有叫ERIC的男子在場,陳的辯詞不可採。

合議庭最後判陳伯謙死刑的理由,主要是審酌陳所為強制性交故意殺害被害人犯行,以其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時所受刺激、犯罪所生危險或損害、與被害人關係等一切情狀,均顯示其惡性重大至極,所為顯已泯滅人性,行為結果無理剝奪被害人生命,顯屬情節最嚴重的犯行,被害人家屬無法寬恕陳的所為,且在陳伯謙徹底悔悟面對己非之前,顯然難有更生改善的可能性,倘不與社會永久隔離,則日後重返社會,恐以相同手段侵害他人生命權的可能性極高,本案犯行有必要判死刑,併宣告褫奪公權終身。

(中時 )

#被害人 #合議庭 #男子 #鑑定 #犯罪